00小说网 www.00xs.us,最快更新[综]神二代的我命途多舛最新章节!

夜斗像平常那样准时准点跑来蹭饭,但平时话唠的他,今天在饭桌上格外安静淑男。

    “……咳,川香回锅肉,我的拿手菜,多吃点。”夏悠把面前的菜盘子推向他,由于对夜斗的迷之愧疚和其不幸童年的怜惜,目光也变得慈爱起来。

    “……呃……很厉害!味道和之前食事处那小子有得一拼。”

    “……嗯,喝一碗冬瓜排骨汤吧,冬瓜利于减肥,骨头汤有助长高。”

    他真瘦,每天不辞辛苦的在外面奔波,什么脏活累活都抢着做,心疼。虽然曾经做错了事,可他为了自己成为福神的梦想,一直以来都在拼命努力啊。

    而且她食言把他给忘了,之前还对夜斗很凶,常常数落他的缺点,现在想起来做的不太对呢。

    夏悠的目光变得更柔软了。

    夜斗抖了抖嘴角,他看得出,在记起往事之后夏悠对他的态度温柔宽和了数倍。

    可是谁能告诉他,为什么夏悠看他的目光突然变得和藤原塔子一模一样了?

    这种宛如母爱般的目光看的他头皮发麻,有些招架不住。

    注意到这好笑的气氛,夏目贵志弯起嘴角刚想说什么,就立刻感到头脑一阵眩晕。为了不让身边人察觉到异样而担心,他下意识地低下头喝汤,掩饰住了自己不对劲的模样。

    “那个……”

    夏悠还想开口说什么,晚风刮过掀起窗帘,斑以妖怪之躯从夜色下一跃而入。

    “哎呀呀,今天在外面和老朋友喝酒,回来晚了。”

    “啊……!你这个酒鬼,又带了一身酒味儿回来!之前你在生日party上扮成我的样子喝酒发疯毁坏我的形象,还没跟你算账呢!”

    夏目贵志闻言,再度抬起了头,却见夏悠瞪着眼睛朝一团空气在说话。

    “喂喂!什么意思嘛,明明是本大人好心帮了你才对!”斑嗷嗷地叫唤着,化回了招财猫的模样,跳至夏目贵志身边的椅子上,“喵嗷!为什么今晚上又吃老干爹辣酱炒的菜,可恶!”

    望着出现在身边的斑和突然间响起的声音,夏目贵志陡然一怔,他似是意识到了什么,脸色微白。

    “哥,你怎么一直不说话?”夏悠注意到他的不对劲,关怀地看向他。

    “啊……咳咳,没什么,刚刚不小心被回锅肉给呛到了。”说着,夏目贵志咳嗽起来,咳得一张脸脸色发红。

    “我去倒杯水喝。”借此机会,他迅速离开了饭桌,以掩饰自己的异样。

    夏悠皱了皱眉,不放心地望着他的背影。

    说是被辣椒呛到了,可她刚刚明明瞥见对方的脸色苍白的很。

    “看吧!我就说少炒这种菜,吃肉可以,但你不要放这种谋杀人的辣酱啦!”斑吭哧哼哧地大呼小叫起来,分散了夏悠的注意力。

    她瘪了瘪嘴,只当斑的话是耳旁风。

    夏目贵志喝完水回到饭桌上,脸色再正常不过,夏悠略带疑惑地收回了自己的目光。

    大概刚刚看错了吧?

    饭后,夏目贵志以她手掌皮肤过敏未愈为由,主动揽下了收拾洗碗的家务活。

    夏悠看了看夜斗,小心翼翼地道:“关于那份欠款,我会还……”

    “啊对了!”听到她的话,夜斗却迅速地打断了她,右手握拳在唇边轻咳了一下,“已经很晚了呢,今晚上我有事要去朋友那里,就不带着雪音打扰你们了,谢谢晚饭招待。”

    “还有,你之前过生日,我也送了一个礼物给你,被我放到书架背后了,你拆开了吗?”

    夏悠微微一愣,歉意地道:“在书架后面呀?我回来之后还没摸过书架呢,不过谢谢你的礼物啦!”

    “咳……不必客气,也不是什么很值钱的东西……不过礼盒真的很漂亮,是我我花了好久的积蓄买的呢,可以留下来做收纳盒。”

    夜斗说完,一改刚刚的不自然,飞快地扫了她一眼,小声道,“欠款的事情你不用放在心上,我开玩笑的。”

    “就这样吧!明天见,拜拜!”话音落下,不等夏悠回应,他已经消失在了原地。

    夏悠好笑地摇了摇头,收回目光,她走到房间里的书架前,果然看到了一个被包裹起来的小方盒子。

    盒子大约只有半个巴掌那么大,重量倒是不轻,夏悠拆开一看,原来是个半透明粉色玻璃制的盒子。

    里面放着一团绿乎乎的东西,看清楚以后,夏悠怔在了原地。

    这是一个用狗尾巴草编织而成的小兔子,活灵活现,一看就知道手法非常熟练,比她自己编制的要好得多。

    看着手里的狗尾巴草,夏悠缓缓露出一个浅笑来。

    果真是不值钱的小东西,对方所有的积蓄估计都花在了买装礼物的盒子上。

    即便如此,她还是珍惜地将狗尾巴草放了回去,小心谨慎地将玻璃盒子放到了书桌上最安全的角落。

    夏悠望着那玻璃盒子托腮发呆,不知在想些什么。

    钱债易还,人情难偿啊……

    想起夜斗目前正在头疼与奋斗的事情,夏悠眼神微微一动,打开了笔记本电脑。

    *****

    晚间,夏目贵志一个人躺在自己的房间里,时轻时重地揉了揉自己的额角。

    头晕的症状愈发频繁了。

    甚至……刚刚猫咪老师回来的时候,他竟然无法看见对方的妖怪之躯。

    夏目贵志心下一沉,缓缓睁开了眼睛,眸子清澈而平静,却暗藏着一丝惶恐。

    他记得很清楚,外婆夏目玲子拥有一身强大的灵力,却年纪轻轻就去世了。

    而他的父母也在他只有几岁的时候,便双双抛下他离开。

    如今……

    夏目贵志翻了个身,将自己的脸埋在了枕头中。

    他有些不敢去碰触那个事实。

    “我回来了。”

    “今天怎么比平常还要晚一些,该不会是认错回家的路了吧?”塔子一边挥着锅铲一边半开玩笑地道。

    “没有啦……路上遇早奇怪的街访拍摄人员了。”夏悠摇摇头,几句话把遇到夜斗的事情带过,心中却有些在意他所说过的话。

    饭桌上,三人一猫围坐在饭桌边,建国和淑芬在房间内跑来跑去不停撒欢,似是对搬入新家感到十分兴奋。

    友枝町的这座房子是独栋双层复式,楼下有个不大不小的地下室,顶层阁楼之上也有一个储物间,比之前租住的那栋房子要大了不少。藤原滋作为入行三十年左右的一级建筑设计师,对室内家居设计也涉猎一二,室内装潢皆是按照他设计的图纸来装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