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小说网 www.00xs.us,最快更新[综]神二代的我命途多舛最新章节!

    此为防盗章  夏悠想了想, 迅速地回了个好字。

    她的网球技术一般般, 只是普通人水平,但能看到昔年叱咤风云网球界的大佬们风采再现可是难得的机会。

    对于大佬们完全脱离了牛顿定律的网球技术,夏悠一直十分感兴趣。不过这个世界又是妖怪又是神的,少年少女们会打出这种违背科学的网球,她一点也不惊奇。

    看幸村精市话里的意思,是约了不少中学时代的对手兼朋友, 远在国外的迹部还没回来就已经斗志昂然地应战了。

    夏悠已经预料到了这场自组友谊赛一定会登上各大校园论坛的头条热点。能被邀请旁观可以说是非常幸运了, 假如换成其他女生来, 绝对会成为万众妒忌的焦点被后援团过激粉手撕一波。

    但夏悠完全没有这个烦恼,因为冰帝许多校友都知道她和忍足侑士关系不一般, 甚至私下里开玩笑叫她网球部部宠,说她是网球部养的宠物。

    藤原夫妇常常托忍足侑士在学校照顾她, 夏悠自初一起,就因为化学成绩不如意时常被对方在放学后拎到高中网球部社团里补习。

    粉丝看偶像们打了多久网球, 就看夏悠写了多久的提高测验卷。

    感谢网球部众人的无私奉献, 让夏悠节省了一大笔课外补习费。

    而高中部的美少女们, 也不认为藤原夏悠这样平胸短腿满脸稚气的小萝莉能对自己有什么威胁,反倒是由于忍足侑士的缘故,令夏悠在高中女生中的人气非常高。

    数不清的小姐姐借着关爱夏悠的接口而试图拉进自己与网球部男神的关系, 托她们的福, 夏悠初中三年没少受到小姐姐们的爱抚和食物投喂。

    尤其是每年的情人节, 她都能抱着一大堆被网球部部员分给她的巧克力回家。

    唯一令夏悠苦恼的便是接受了太多的投喂, 导致她曾经一度胖成微猪精, 坚持了半年的晨跑后才瘦了下来。

    想起无忧的初中时代,夏悠在心里感到一丝怀念。

    和幸村精市随意聊了一会儿,夏悠便关了电脑上床休息,久违的柔软被褥让她睡的格外香甜。

    夏悠在家中休息了几天,感觉手掌肿胀发麻的厉害,又不得不去附近的医院看了医生,被诊治为皮肤过敏挂了几瓶药水。

    说来也巧,这家私人医院是一岐日和的父亲所经营的,两个年纪相仿的少女因此熟络了不少。

    夏悠很喜欢这个女孩子,抛开对方讨喜的性格以外还有一个原因,便是因为一岐日和乃是与彼岸有缘的此岸人,能够看得见妖怪并知晓众神明得存在。

    原本她因为有除妖委托这一秘密在心,和同班同学相处时总避免不了少了些亲近感,现在多了个可以倾诉并理解自己的对象,感觉畅快了许多。

    一岐日和同样弯起眼睛笑眯眯地说道:“其实我也是这个感觉呢!和夜斗他们认识的事情我藏在心里很久了,每次遇到什么事都没法和朋友吐槽只能憋在心里,快把我憋坏了。”

    由于这特殊的原因,两个少女迅速地拉进了彼此间的关系。

    听她提起夜斗,夏悠深深地叹了一口气,“我欠那家伙五块钱,现在他天天都找我要利息。”

    “咦?听这话的意思是……你想起来了吗?”一岐日和惊奇地看向夏悠,她记得听夜斗说夏悠一直都没承认欠款一事的。

    夏悠神色古怪地点了点头,凑到她耳边悄悄地把自己穿越回平安时代遇到夜斗的事告诉了对方。

    这件事除了夏目贵志和斑以外,一岐日和是唯二知道的人。

    “呃……噗!”一岐日和惊讶过后,忍不住一下子笑了出来,“夏悠,你该不会以为夜斗是真的要向你索要五百万日元吧?”

    “难道不是吗?”提起这个夏悠就是一阵胃痛。

    夜斗从六月初遇到的第一天开始,几乎每天都会在她耳边念叨欠款与利息,频率大概是每日三十到五十遍。

    饱受了一个月的摧残,夏悠看他那副财迷的样子,就是不信也信了。

    一岐日和听着笑的直不起腰来。

    “当然,我没打算赖账不还的……只是……”

    只是她怕夜斗知道她有了那段记忆以后,能把提起利息的频率提高到每日一百遍,那样她会被念疯的。

    夏悠真的确定以及肯定夜斗绝对会这样做,在她付清欠款之前。

    更重要的是,她心中有一种蜜汁愧疚让她迟迟开不了口。

    “夜斗他总是这副不着调的样子,夏悠你别放在心上,他不是那个意思。”一岐日和笑完,眼带认真地说道,“其实……夜斗这样做只是希望你可以记起他罢了。”

    “夏悠对夜斗来说,真的是蛮重要的人,其实他一直想谢谢你呢。”

    夏悠微微一怔。

    “我在雪音那里听说,夏悠是夜斗有生以来帮助过的第一个人。”一岐日和放缓脸色,慢慢地说道。

    曾经的夜斗,并不是像现在这样充满阳光正义,想要为人类带去幸福与希望的神明。相反他做了很多错事,在醒悟之后一度沉浸在无法自我饶恕的痛苦之中。

    “夜斗说,他记得当时有一段时间,他每天都在外面徘徊,想要主动去帮助他们完成愿望。”

    这种做法自然被那个所谓的“父亲大人”所不满,同时也遭到了人类的排斥。

    是的,每个人类都跪趴在地上,瑟瑟发抖地哀泣着求饶,他们害怕、惶恐,看似敬畏的眼神中藏着深深的痛恨与排斥。

    越是看到这样的眼神,心中的结便打的越紧,更加煎熬。

    “他说他知道错了,可那个时候,他以为再也没人愿意给他改正的机会了。”

    所以,他一个人坐在井边偷偷的哭。

    就在那个时候,夏悠以一种不同于之前所有人的态度出现了。

    或许在夏悠看来,那个时候是夜斗帮助了她。实际上对于夜斗来说,又何尝不是如此呢。

    “所以你不要因为这件事感到苦恼啦!”

    五元……吾缘,你是我的有缘人!

    我不会忘记的,你也一定不要忘记我啊!好不好?

    回想起那小孩子脸上期盼欣喜的神色,夏悠苦笑一声,心中没有变得轻松,反而愈发沉重了。

    这种迷之像始乱终弃的渣女愧疚感是怎么回事啊摔!

    孽缘啊孽缘,真是一场孽缘。

    早知如此……当初……就不该下凡……呸!不该穿越!

    “如果你觉得不好意思向夜斗当面一起的话,没关系,我来帮你!”一岐日和拍了拍她的肩膀,眨了眨眼睛。

    “……谢谢。”

    吊完最后一瓶药水以后,夏悠回到了家里,开始着手做晚饭。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