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小说网 www.00xs.us,最快更新爱你,至高指令最新章节!

    订阅比例不足, 进入自动防盗章程序。  陆连川本打算趁早回来洗漱收拾好自己,顺便做好饭, 与温槿坐下来吃饭时, 和她好好聊聊。

    陆连川出声:“你要出门?”

    温槿开口击碎了他的幻想:“我到研究院去一趟,你自己吃饭吧。”

    温槿说完,陆连川的眉毛肉眼可见的皱了起来。

    温槿又道:“钥匙昨天给你了,你拿着的吧?”

    陆连川声音冷了:“不是有三天婚假吗?”

    温槿诧异看着他:“规定是规定, 任务是任务。”

    她的表情仿佛在说, 你身为军人,这点不会不知道吧?

    陆连川扭脸看向一旁:“晚上早点回家,回四方街那边,跟我外婆一起吃饭。”

    语气别别扭扭, 像是跟谁置气。

    温槿笑眯眯道:“知道了。”

    陆连川让开走道,温槿微笑着点点头下楼。

    陆连川站了一会儿,追上她, 恶狠狠把买的早饭塞进她怀里:“路上别耽误, 趁热吃。”

    温槿受宠若惊,她说:“连川,家里没饭。”

    陆连川把她这句连川搁在心里自动回放三遍后,笑了起来, 眼角弯弯,他道:“我随便做点什么就行, 下班跟我说, 我接你。”

    “好。”

    温槿走后, 陆连川又皱起眉。

    结婚后第二天,依旧没能抓住和她交流的机会。

    “第三次搭接实验开始……一组注意观察反应……”

    下午三点,温槿录入最后一组数据,才顾得上吃饭。

    幸好早上吃了陆连川买的早饭。

    办公室门开着,一个眼熟的姑娘伸手敲了敲门,给温槿敬了个礼。

    “温少校,恭喜晋升。”她自我介绍道,“我姓楚,楚政政,咱所综合行政处的。”

    温槿上个月才被任命为工程师,调到昭阳来,研究所的人大多都只是眼熟,还没怎么交流过,温槿以为行政处有什么事,连忙放下碗筷:“你好,有什么事吗?”

    “我爱人……是北区指挥处的冯羡。”楚政政笑,“跟陆医生是一个院长大的朋友。”

    温槿懵了一下,想起冯羡是谁来了。

    冯羡,陆连川家对门那个笑起来像某种狐狸的国字脸哥哥,印象里似乎和陆连川是同龄,关系很好,每次玩游戏,他总和陆连川一伙儿,留陆林峰和她自动成组。

    “你好。”温槿笑了下,可能又想起了什么童年糗事,再次笑了一下,她和这位姑娘握了手,亲切招呼,“吃饭了吗?”

    “吃过了。”楚政政说,“不好意思打扰您吃饭了。”

    “没事,不打扰。”温槿拉来一个椅子让她坐下,笑着说,“改天有时间,一起坐坐。”

    楚政政看到温槿毫无掩饰的开心,暗暗在心里把陆连川三百六十五度转着圈骂了一遍。

    虽然不是一朵鲜花插在了牛粪上,但楚政政认为,温槿这种国家级人才,就陆连川那种新婚之夜酒吧泡妹的德行,十个他也配不上。

    “冯羡要是不跟我说,我还不知道你跟陆连川结婚的事。”楚政政起了个话头,“没想到您跟他成一家人了。”

    “昨天领的证,抽不出时间办婚宴。”温槿笑,细长的眼睛泛着温柔的光芒,温婉极了。

    温槿越是这么笑,楚政政越觉得愧疚,心里憋着一句陆连川昨晚在酒吧鬼混的话,硬是没能说出来,楚政政觉得自己真是神经病,换位思考,如果她和冯羡结婚第二天,听到单位有人说冯羡新婚之夜跑酒吧招惹小姑娘,她在打爆冯羡狗头前,一定会先舞着流星锤,给嚼舌头的人一锤。

    算了算了,做人千万不要太惹人烦,楚政政咽下不好听的话,只含蓄道:“以后有什么你就跟我说,冯羡跟陆连川总在一起喝酒,查岗什么的,尽管问冯羡。”

    温槿似是听出了点别的意思,跟楚政政互加了好友,顺便关注了冯羡。

    温槿的社交账号都用的真名,冯羡看到她名字,立刻做出了反应。

    “温少校好,向你致敬。”

    温槿忙工作,吃完饭就把手机关机,锁在了统一的箱子里,进了第六实验室。

    冯羡没收到回复,抬头对陆连川说:“你媳妇加我。”

    陆连川一言不发,伸手要来他手机,一看全是冯羡单方面拍马屁,冷笑一声扔了回来。

    冯羡等着接闺女,陆连川无聊,打电话问他在哪,于是,冯羡把陆连川拐到了幼儿园旁边的奶茶店,两个大老爷们本来想聊聊感情问题,可进了奶茶店,陆连川被这甜蜜蜜的幼龄装修风格给吓到了,想说的一个字都说不出。

    他不说,冯羡着急:“快点,明天我到连海洲出差,能让你友情咨询的只有今天了,有话快说。”

    陆连川像喝尽了人生苦酒,一脸道不尽的忧愁,蹙眉问道:“我这样对不对?”

    “新婚之夜跑酒吧喝酒逃避人生?”冯羡嘴贱,“还是说你差点精神出轨?”

    陆连川发现,可能是自己落后时代了,发小讲的话他也听不懂了。

    奶茶店里禁烟,外加冯羡的女儿马上就要放学,陆连川忍着烟瘾,修长的手指捏着奶茶杯,好半晌才说:“我指结婚。”

    “不是,我搞不明白。”冯羡也愁,“你俩结婚这事又不是一时兴起突然就凑一块的,从审批到办手续,十天半个月的时间,难道不够你后悔的?怎么领了证你就矫情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