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小说网 www.00xs.us,最快更新爱你,至高指令最新章节!

    订阅比例不足, 进入自动防盗章程序。  “……都不想看他。”主刀大夫说道, “每天累得要死,回家只能打起精神给女儿笑一笑, 看其他人都是冷漠脸,包括我家那位,唉。”

    她自嘲道:“年轻时恨不得天天搂着睡, 上了岁数看见就烦, 我俩之间的距离日渐拉大,他躺那边, 我躺这边, 有时候都想跟他分房睡。他这辈子就没勤快过, 脚都懒得洗, 年轻时爱情堵塞了我的嗅觉, 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就过去了, 现在不行了,没个爱情滤镜, 越来越嫌弃。”

    麻醉师笑:“姐夫估计也是这么想。”

    主刀大夫点头:“他当然也是!年轻时说喜欢我留长发, 到现在谁还为这个心动?天天说家里到处都是我的长头发……唉, 夫妻就是越过越嫌弃对方。”

    麻醉师刚过七年之痒,一副很懂的表情笑眯眯道:“对嘛,离吧, 又不舍得离。”

    主刀大夫就笑:“那可不, 还离什么, 跟谁不都一样?凑合着过呗。偶尔回想一下新婚, 再看见他还是会心动一下下的,毕竟我俩还有过爱情,果然都在粉红色的回忆中了。”

    护士捂着嘴笑:“快别说了,把陆大夫都吓到了。”

    陆连川表情十分惊恐。

    陆连川倒不是突然听到同事婚后日常惊恐,而是他发现,同事结婚二十多年后的状态,跟他现在新婚的状态是一样的!

    这就要惊恐一下了。

    毕竟温槿跟他躺在同一张床上时,中间是一定有距离的,而他俩结婚还不到一个月。

    至于主刀大夫说的,新婚时天天搂着睡,这正是陆连川日日盼望却无法得到的,他心酸又嫉妒,内心小人暗暗咬手帕,默默垂泪。

    主刀大夫跟麻醉师笑了起来。

    “小陆别听我们瞎说,你才新婚,正如胶似漆蜜里调油呢。”麻醉师道,“好好把握这几年吧,我新婚那几年天天下班心里跟猫挠似的,只恨回家路远,现在就没这种感觉了。”

    主刀大夫道:“唉,陆大夫现在体会不到啊,这时候正热乎呢。”

    护士问:“陆大夫爱人是做什么的?只听院里人说你结婚,都没见过。”

    陆连川眼睛亮了起来,他终于能亲口说,自己结婚了,另一半是温槿。

    “她是陆空装备研究院的。”陆连川说,“温槿。”

    主刀大夫眨了眨眼,啊了一声,捂嘴压低声音道:“上个月刚刚聘的那个总工程师?”

    陆连川笑得自豪:“嗳,就是她,我家的。”

    麻醉师问:“哪个?”

    主刀大夫说:“上个月专业技术授衔,那个南三军区调来的总工程师,新任命的,二十六岁!”

    主刀大夫强调了年龄。

    麻醉师:“乖乖啊,二十六岁,总工程师?!小陆你挺有福气啊!”

    护士:“哇!天啊!!”

    陆连川心里乐开了花,夸温槿优秀比夸他华佗转世还令他高兴。

    等陆连川离开,主刀大夫吹着保温杯里的枸杞,说道:“才女配风流浪子,也挺搭。”

    “回头是金嘛。”麻醉师说,“小陆挺好的,谁还没年少轻狂过。”

    护士小心翼翼道:“陆大夫怎么风流了?我能八卦一下吗?”

    主刀大夫笑道:“小陆招蜂引蝶体质,这几年少了,他以前招惹了不少姑娘,上班后还有姑娘成群结队到医院堵他问他要说法。”

    麻醉师诚实道:“身为男人,我还是很羡慕的,那些小姑娘都还挺好看。”

    护士世界观遭到了冲击:“啊??”

    主刀大夫晃着枸杞子,垂眼笑道:“情嘛,一物降一物,这不就被降住了。”

    小护士嗷嗷道:“这肯定能降住啊!二十六岁总工程师,这是百年难遇的顶尖人才,这要还降不住他,那陆大夫只能是千年桃花修成的精了吧?!”

    麻醉师快要笑疯了。

    陆连川多少也听到过说他到处拈花惹草的风言风语,以前是想好好找个机会解释解释,后来发现谣言传播的程度已经到了怎么解释都无济于事了,索性就不管了。

    连发小都对他那次的善举半信半疑,其他人怎么会经他解释就信他?另外,陆连川近乎纯真地认为,人品这种东西是相处久了就能看出来的,所以,那些说他在校读书时招惹的姑娘有起码一个营的闲言碎语,他摇摇头笑一笑就过去了,不是很在乎。

    反正风流人设已经在了,又对他正常生活没有什么影响,说就说吧,他自己清楚自己做的是好事就好。真相总有水落石出那一天,他也看得出,大多数人只是开个玩笑。

    在处理玩笑程度的流言方面,陆连川非常看得开。

    不过,陆连川心里清楚,外人传怎么传他可以不管,但对温槿,他一定得解释明白,他可不想温槿从外面听点什么回来跟他闹别扭。

    只是,大多数人总是计划得好,执行得差。

    半个月过去了,我们的陆医生也没找到合适的时机给新婚妻子解释一下自己是如何欠下的‘风流债’。

    陆连川下班回家,温槿在厨房忙活。

    饭菜的香味飘来,陆连川感觉自己浑身的毛孔都舒服地张开了,他笑得很满足,站在旁边看温槿切菜。

    温槿扭头看了他一眼,只笑了笑,继续专心做她的菜。

    陆连川也没出声,主动洗了水果,帮她把辅料备好。

    虽然都不说话,但依然和以前一样,彼此都明白对方在做什么,需要什么。

    吃饭时,两人依然不说话,墙上的老式挂钟滴答走动着,陆连川打开了电视。

    新闻早已结束,这会儿广告集中井喷,除了吃的用的,还有新娱乐项目的宣传。

    陆连川忽然提议:“明天我没排班,一起出去吗?”

    温槿答:“好的。”

    “你想去哪?”

    “你安排。”

    陆连川喉咙发紧,腹稿打了好久,别别扭扭道:“家里的墙上缺点东西。”

    他的本意,是想给下一句:“我们明天要不要去看一下婚纱摄影。”做铺垫,谁知温槿这个天才脑回路用错误的公式进行理解后,问道:“你想去花鸟市场?”

    “不去。”陆连川的本魂炸毛了,嘴角一沉,迅速扒完饭,长腿一迈,进厨房刷碗去了。

    温槿喝醉后会断片,她记忆里没有楚政政提示的那句墙上怎么不挂结婚照,因而把陆连川刚刚的话做了错误的理解。

    温槿咬着筷子头闷声笑,总觉得陆连川比她想象中的更好玩。

    是的,想象。

    之前对陆连川的了解,全都来自于陆林峰,陆林峰自从看穿温槿的小心思后,就有意撮合她跟陆连川,讲了许多有关陆连川的事,性格喜好诸如此类的。而后,老大哥又用写信的方式,给陆连川讲了许多温槿这个天才小学妹的点点滴滴。

    陆林峰以乐于助人且助人助得十分靠谱闻名整个国防大,然而在给弟弟和学妹当红娘这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