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00小说网 www.00xs.us】,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冬十二月上朝,天子依旧免朝。

    众官员都已是习惯了,连续第三个月免朝,众官员们分成两派。

    一派继续抗议,刑部主事卢洪春上疏被天子重谴,并廷杖六十后,这一派的官员对天子连续免朝,更加不满。

    卢洪春下场大家都看到了,众官员们不会再傻着去逼皇帝,所以他们就将矛头放在了内阁上。

    申时行不能规劝天子,就是首辅的失职。

    还有一派,则是暗爽一方,总而言之,既来之则安之,天子反正已经是免朝了,我们也就该干嘛干嘛。

    于是每日‘注门籍’的官员越来越多。

    门籍是京官上朝的手续。从长安左门长安右门入朝时,官员要在门禁填写门籍,进宫时写个‘进’,出宫时写个‘出’。

    如果有事不能上朝的官员,则要在门籍上注释,解释自己不能上朝的原因。如公差外出写个‘差’,生病了写个‘病’。

    不过至实行门籍制度以来,不少京官都是偷懒不上朝,经常在门籍随便写个由头,然后在家逍遥自在好不快活。

    对于官员注门籍,天子是睁一眼闭一眼,有时候放尔等一马,有时候却很认真,天顺年时有一次皇帝较真了,当下派锦衣卫去那些称病的官员家里一一‘探视’,如果是假病,一律下锦衣卫狱,然后再交都察院认真处理。

    现在好了,皇帝带头旷工,官员们为了表示‘共同进退’,也纷纷注籍,偷懒的事,怎么能让天子一个人专美,上梁不正下梁歪。

    于是这两三个月来,注籍京官达到了近三百名。

    这些京官集体请假,当然大都不是要职,属于闲官之流,但京官注籍的手续,要经各自部院寺的堂官批复。

    各部院寺的正官批复如此爽快,显然也有一等就怕事情闹得不够大的嫌疑。

    故而这一日上朝,林延潮立在寒风之中,看着每日来上朝的官员越来越少,也是百感交集。

    这都是什么事啊?

    翰林院的翰林们纷纷都来找自己请假,搞得自己也不想上班了。

    一早上的等待,皇帝又在意料之中的免朝了。

    不少官员们反而轻松,私下说着今日去哪处喝茶,哪处听曲,哪处看书,哪处探亲访友,哪处游玩。

    林延潮正要回到翰院,却见自己的门生编修舒弘志前来道:“恩师,学生有一事禀告。”

    林延潮点点头道:“可以,回翰院再说。”

    舒弘志近前一步十分认真滴道:“恩师,此事十分紧迫,恐怕无暇回到翰院分说,请恩师随我来。”

    林延潮双眼一眯,但见远处有几名太监隐隐约约地朝这里看来。

    林延潮心底一动道:“是不是张鲸托你前来的?”

    舒弘志脸上讶色一抹而过,随即又恢复如常立即道:“恩师想到哪里去了,怎么会是张公公吩咐学生的?”

    林延潮将舒弘志这一瞬间的神情看来眼底,当下拂袖而去。

    舒弘志咬咬牙,连忙追上道:“恩师,张公公有心……”

    林延潮停下脚步道:“什么时候张鲸要见我,还需你来传话的地步,你回去告诉他,我在文楼见他,等他半刻钟,不来就算了!”

    舒弘志一愕,然后立即奔去。

    林延潮立即吩咐人通知在长安右门等候展明,让他带着几名家丁跟着自己入宫。

    文楼又称文昭楼,位于皇极门内。

    文楼在清朝时称为体仁阁,乃是内务府的银库锻库。

    不过现在却是闲置,林延潮在文楼里等候,从楼里看去展明带着人远远站在宫墙下盯梢着。

    不久林延潮看到张鲸来此,这一次张鲸没有如以往那般在宫里坐着八抬大轿,前呼后拥的排场,只是带着几名随从来到阁前。

    见此林延潮点点头,不是张鲸低调,而是大家避人耳目,如自己这等奉驾官最忌讳的就是与内官结交。

    张鲸进了阁,当即关了门看向林延潮。

    二人不说话,相互对视了片刻。

    张鲸目光有些阴沉,身着绛红色的蟒袍,以貂鼠皮毛罩肩,行来时双手负后,这形容气度,用一句倾朝权宦来形容也不为过。

    “林先生何故对咱家见疑?其中是否有一二误会?”张鲸瓮着声说道。

    林延潮冷笑道:“公公难道不知吗?天子突然召见,斥责林某在翰林院教习庶吉士时,所言违背太祖祖训。这话是谁递给天子的?难道不是公公你吗?”

    张鲸知道此事,他确实要暗算林延潮一把,故而将此事秘奏,哪里知道天子却突然召见了林延潮。

    张鲸一听知道坏事,后来想要弥补时,已是晚了。

    张鲸低声道:“林先生息怒,这事是咱家疏忽,你听……”

    “疏忽?”林延潮打断张鲸的话质问。

    张鲸被林延潮这疾言厉色吓了一跳,他何时被人如此训斥过。

    而林延潮却是不把张鲸的反应放在眼底,你张鲸之前不是很屌吗?现在呢?有本事再给我大声一两句试试啊?

    林延潮厉色道:“张公公,一句疏忽就可以打发吗?那么以后林某疏忽的地方也请公公见谅了!”

    张鲸被林延潮此言呛得胸闷,一肚子的气是发不出,以前林延潮把柄抓在自己手中时,对方对自己的态度是恭恭敬敬,彼此称兄道弟,说话时也是低眉顺眼的。

    现在他居然敢质问自己。

    除了当今天子外,天下有几个人敢与他张鲸这么说话?

    可是现在张鲸也有把柄被林延潮拿在手上,人证物证具在,只要林延潮捅破此事,就会引起百官的震怒,到时候弹劾自己的奏章,足够在乾清宫地面铺上一层的。

    到了那个局面,天子绝对护不住自己。

    刘瑾是什么下场?张鲸昨晚回去可是翻了书的。

    幸好林延潮也是有把柄在他张鲸手上,他也绝对不敢把此事泄露出去的。

    而林延潮不是海瑞,严清那等官员,不会连自己的命也不要,和他张鲸同归于尽。不过这个人,肯定是要与自己谈条件了。

    但张鲸不怕他人与自己谈条件,他就怕那些不跟自己谈条件的人。

    从小在宫里长大,若论‘忍’字,张鲸绝对是上忍这个级别的。

    张鲸忍着气道:“林先生,此事确实有些误会,一切都是刘守有那蠢货办的,他暗中查探官员行述,每日交此密报交上去了。其实也不是林先生这一篇,百官言论都有,只是天子不知为何看了无由震怒,本待要捉拿林先生的,但我在旁相劝后,天子这才改召林先生来问话。”

    见张鲸将自己责任撇清,一副无过反而有功的样子,林延潮心底冷笑,毫不掩饰嘲讽地对张鲸道:“这么说是在下误会张公公了?”

    张鲸一脸诚恳地解释道:“不敢说误会,只是此事咱家事先疏忽没有过目,之前一直吩咐东厂,锦衣卫将林先生的事慎重上呈天子的,哪知这几个奴才,如此不尽心,此事后咱家已是狠狠处分了。咱家还可以向林先生保证,以后这样的事绝不会再发生。”

    林延潮点点头道:“那也好,林某当然是希望张公公言而有信,但宫闱的事谁又能轻易知道,若不是这一次陛下召见……张公公,我就把丑话说在前头,以后林某安稳一日,大家也就安稳一日,若是有人不让林某吃这安稳饭,到时我将这锅给砸了,谁也不要吃了!”

    张鲸听了握紧拳头,心底大怒,好啊,林三元,就是你老师申时行也不敢与我这般说话。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大明文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00小说网只为原作者幸福来敲门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幸福来敲门并收藏大明文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