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00小说网 www.00xs.us】,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什么叫小人,林延潮如此表现就是了。

    官场上大体保持和谐,矛盾尽量内部解决。

    疏通贾鲁河这样的事情,大家自己内部讨论就好了。你把他提出来,说给吏部侍郎听,这是干什么?

    没错,我知道贾鲁河疏通是你们归德府一手从省里争取下来的,省里卖在付知远升任右布政使的面子上,这才答允的。

    好吧,我们这样卸磨杀驴,是有点不厚道,但是……但是什么叫家丑不可外扬!

    当然开封府官员是不欲林延潮把真相到处,现在各个是心底着急啊。

    沈同知干咳了两声,出面道:“今日林府台荣升,正是大喜的日子,我们要好好贺一贺,此事就不要提了。况且天官好容易来地方一趟,我们要尽地主之谊,这点小事微不足道,林府台,明日再商量嘛。”

    林延潮斜瞅了沈同知一眼问道:“商量?”

    言下之意,沈同知你有几斤几两能与我商量?

    李子华左右旁顾,他心底却一直在沉思。

    李子华待听说吏部尚书杨巍出面时,就知道事情不一样了。

    别的官员只能看到杨巍一人,这是因为他们官位不高,所以看的角度不够,但李子华深知朝堂之事,能从杨巍的背后看到申时行的影子。

    杨巍是什么人?吏部尚书。

    林延潮是什么人?首辅的门生。

    外头的传闻,申时行与杨巍二人结党。

    在高启愚案里,言官就这一点弹劾杨巍,申时行,迫使他们上表辞官,令二人差一点一起罢官。

    虽说二人向天子自辩的奏章里说,咱们没有结党,咱们俩是清白的,咱们从来没有一起做过头发。

    但是谁也不信,事实就是如此。

    朝堂之上,为什么如此忌惮,吏部尚书出任内阁大学士,就是因为握有'票拟'和'铨选'二权,可称真宰相。

    张四维当首辅后,冯保打击他,第一件事就是将张四维的老乡吏部尚书王国光给搞下马,否则部阁一体,冯保也要吃不了兜着走。

    杨巍支持林延潮,就是吏部尚书倒向了申时行。

    首辅若有吏部撑腰,才可称宰相,若再得司礼监支持,则可称权臣。

    申时行地位现在不可同日而语,这一次林延潮升任知府,有没有天子,陈矩的支持,他李子华不知道。但是他可以肯定申时行是出了力的,申时行一句话吩咐给吏部尚书,就将他的门生推上了知府之位。

    如此的权力运作实在是太可怕了。

    所以李子华知道当申时行插手贾鲁河疏通之事时,事已不可为。

    而自己巴结陈矩的意图失败了,还得罪了林延潮。

    李子华本来不知为何申时行如此看重林延潮,但今日有却明白了。

    万历八年,这一科进士里,只有三鼎甲进了翰林院。

    而三鼎甲,张懋修被贬为知县,这辈子应没有翻身可能。而萧良有听说也不是成事之人。

    唯有林延潮,为何申时行对林延潮如此栽培?

    因为他是申时行的门生中,唯一一个有可能成为内阁大学士的翰林。

    这是衣钵传人啊!

    李子华后悔不已,但面上笑着出言道:“方才恭聆圣旨,一林府台高升,二是让林府台责成此事?我等当然要尊圣训而从之。”

    李子华这话就是求和了。

    林延潮看去心底冷笑三声,方才你不是很屌吗?不是很嚣张吗?继续啊!

    你李子华河道总督再大,但能大得过圣命,大得过天子吗?

    你能拿河道总督来压我,我就不能拿天子来压你吗?

    当然这话不能说出口,林延潮只是放在心底,既身在官场,唯有点到即止,给人留以颜面。

    这是官场规矩,大家要遵守的。

    但林延潮却问道:“敢问河督这怎么商量?”

    没错,我不当面驳你,但今天要把话说清楚了。

    换了以往,林延潮不可能如此迫李子华表态,人家随时可以甩你一个脸色,拂袖就走。

    但现在他身为知府。

    正四品官,着绯袍,可以称得上是地方大员。

    而且吏部侍郎陈经邦还在旁看着。

    李子华面上笑着,陈经邦也笑着,他负手故意不说话,装着不明白的样子。

    但陈经邦不表态,就是这么站着,李子华也必须答之。

    于是李子华斟酌了一下言辞道:“既是如此,好吧,本督以为这样如何?新河,旧河同时疏通,今年内完成此事,以解决百姓的民生大计。”

    “如此对皇上是一个交代,对我辈而言,则是为官一任,造福一方!”

    明明吃了一个大亏,李子华居然还能说出如此振聋发聩的话来,这脸皮堪比城墙厚。

    但见林延潮笑着道:“河督之言,真可谓掷地有声!下官替归德百姓感谢制台。”

    林延潮率先赞许,其他归德府的官员则也是满脸喜色,齐声道谢。疏通贾鲁河此事若传至归德,老百姓们还不得奔走相告,众人欢庆。

    这是林延潮高升知府后,为归德老百姓所争取的第一件事,这也是他的政绩所在。

    唯一美中不足的是,声音有点小,归德官员不多,所以喝彩声有些孤单和零落。

    林延潮侧目扫了一眼,沈同知与在场的大多数开封府官员。

    那眼神中的意思,分明是说,你们怎么一点反应也没有,河督李子华难道说的不好吗?你们听的不感动吗?

    你们不为'为官一任,造福一方'这八个字激动,而欢呼雀跃吗?

    吏部侍郎陈经邦也是顺着林延潮的目光看了过来。

    见到如此,沈同知他们唯有含着眼泪纷纷道:“制台之言,我等谨记。”

    “为官一任,造福一方实乃我等官员第一要义。”

    “此言真精彩至极,发人深省。”

    李子华也是接受着众官员的祝贺,笑着道:“本督在此多谢诸位同僚的支持,皇上日理万机,却能关心贾鲁河疏通这样的小事。”

    “我等为官上下都唯有皆力为之,好报答皇上的圣恩啊。”

    众官员都是佩服,什么叫打落了牙齿含血吞,这样的本事,总督大人,才是舍你其谁啊。

    而林延潮则笑而不语。

    当下李子华,林延潮请陈经邦上座。吏部侍郎来后,厨子又重新布菜。

    但陈经邦却道:“不必了,我看你们也没动几筷,本官就仅以薄酒,祝贺林府台荣升。”

    陈经邦看了一眼筵席上的菜,不由讶异笑着道:“听闻河南不富裕,今日亲眼所见,方知此言不虚。”

    李子华笑着解释了几句,不过又是河南穷,我们官员当以身作则这样的话。

    陈经邦随便恭维了两句,一旁陈经邦的随从却是在心底讥笑,这饭菜还不如我们下人吃的。

    什么以身作则,一个字假。

    筵席上,林延潮与陈经邦是谈笑自如。

    但众官员却没怎么动筷子。

    这到了最后谁没胃口?

    难怪李子华请林延潮留下时,林延潮说自己在,恐怕你们胃口都会不好。

    原来如此!

    为什么方才在集议时,林延潮方才不争不抢的,原来是早知道自己高升归德府知府的消息了。

    早知如此,我们还商量个屁。

    林延潮是故意恶心李子华的吧。

    李子华运作了半天,不仅疏通贾鲁河的事丢掉了,连之前运作的归德府知府也丢了,真是一败涂地啊。

    席上陈经邦举杯对林延潮道:“林府台,我与你同僚多年,见你升任知府,也实是欣慰。仅以此酒贺之!”

    林延潮亦举杯道:“下官何德,能得天官恩荐!肝脑涂地也不足以报答。”

    与陈经邦对饮后,李子华也是举杯笑着道:“林府台,在京可为翰林,外放可称能臣,本督不甚佩服。”

    看着李子华的脸,林延潮吐了的心事都有了。

    但林延潮点了点头,端起酒杯起身道:“谢制台夸赞!以后治下为官,恳请制台多多教诲。”

    李子华笑了笑道:“不敢当。”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大明文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00小说网只为原作者幸福来敲门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幸福来敲门并收藏大明文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