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00小说网 www.00xs.us】,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巡抚衙门的二堂之外。

    寒风凛冽,扑面如刀。

    身穿火红色的鸳鸯战袄,巡衙标兵按刀立在朔风中,面色冷峻。

    二堂附近是三步一岗,五步一哨,戒备森严。

    马玉的一干随从所在的廊房,乃单独一个院子,距离二堂颇远,不似其他官员的随从,都是在二堂左右的廊房里等候。

    随从们有二十余人,都是跟随在马玉身边的爪牙,这一次在河南各府以采办为名干了不少伤天害理之事。

    当然油水也没少捞,各个赚得是盆满钵满。

    但是也有人例外。

    其中一人整张脸肿得和猪头一般,本是满脸横肉的凶相,但经这一扭曲,顿时令人觉得反而可笑。

    此人就是当初去归德府的,但刚闯入一个大户人家,对着人家那未出闺阁的黄花闺女,就要行无耻之事时,被一伙官兵冲入,拿了一个当场。

    衙役对这样的人,也毫不客气,拿了棒子对此人掌嘴,将满嘴牙齿都给敲落了。

    眼下他成了马玉随从里的笑话,动不动拿他这张脸说事,讥笑其说话漏风。

    这人又被嘲笑几句,满肚怨气,当下直冲门外走去,但刚到了门口,却给把守在门口的官兵拦住。

    那人口里含糊道:“俺要出去透气!”

    官兵喝道:“这里巡抚衙门重地,没有军门大人的手令,任何人不得随意走动。”

    这人憋了一肚子气道:“我偏要乱闯如何,你知道我是谁吗?”

    几名官兵退后一步,然后一并把刀,喝道:“军门大人有令,擅自出入者,立斩!”

    话音一落,但见院门从外被推开,两队官兵冲入院内。

    几十把刀枪剑戟指着屋内之人。

    此人心底凉了半截,色厉内荏地道:“娘的,你们这群丘八,一会干爹来了,有你们好看!”

    说完此人退回屋里,顿时又惹来其他人一阵笑。

    “夏十八,就你这猪样,难怪那些官兵阻拦,换我也以为你是去行刺巡抚大人呢。”

    “妈的,这些官兵狗胆包天,换你出门也是一样。他们会不会是要对干爹不利啊。”

    “哈哈,胡说八道,干爹是什么人,就算是圣上也要看在太后面子上,下面的人谁敢他。”

    “是啊,连巡抚都在捧干爹的臭脚呢。”

    “呸,你敢说干爹是臭脚。”

    “瞧我这张狗嘴。”

    “你们看见了吗?其他官员随从都在二堂旁边,但为何非把我们隔得离干爹这么远。还戒备如此森严,这姓杨的恐怕据信播出。”

    “这姓杨的吃了熊心豹子胆了,干爹是太后的颜面,奉旨出宫采办,谁敢对干爹不利,不怕诛九族吗?”

    “我看就是你胆子太小了。二堂附近房间小,我们人多在这里宽敞。”

    “正是,正是。”

    大体上这些人心底还是笃定,而外头包围的抚衙机兵,也是退回了原处,眼底却是紧紧地盯住。

    寒风掠过回廊,巡抚二堂里一场激烈的争执正在展开。

    堂上林延潮拍案而起。

    面对林延潮的厉声质问,马玉半悬空的屁股又做回了椅上。

    在这厉喝之下,马玉额上冷汗直冒,心底发虚。

    四品知府,堂堂朝廷命官居然被鸟铳打伤,还是太监授意,这事岂是了得,一旦传出去,会被天下的文官群起攻之。

    连天子,太后都保不住他马玉。

    但是这一次集议前,马玉于此事早已再三思前想后,辜明已提醒过他,林延潮有可能会当堂质问。

    对此,马玉是有心理准备的。

    但马玉一急下,不知为何还是上当了。是了,此人方才故意顾左右而言他,目的就是引出自己将付知远被打伤这件事。

    自己一时不慎被林延潮质问后,气势先弱了三分。

    马玉此刻辩解道:“你胡言乱语什么?付知远犯事,乃抚台请王命旗牌,押解至开封。他竟煽动百姓对抗,以致差一点激成民乱,此罪咱家尚未与他清算。至于受伤之事,都是他咎由自取。”

    无耻!

    听了马玉狡辩,众官员都是在心底大骂,竟将脏水都往付知远身上泼。但马玉是当事人,到底真相如何,付知远又不在,如何得知。

    没有人可以揭穿马玉。当初辜明已就是这么交代马玉的,死赖到底,到了将林延潮,付知远都被问罪下狱后,那么也无人追究一名贪官受伤之事。

    王府长史萧生光帮腔道:“林同知切莫听信道听途说,将这些无稽之谈当真。”

    马玉点点头道:“不错,不错,就是道听途说,无稽之谈!”

    马玉讥笑一声,端起茶盅喝茶。

    “道听途说?”

    “无稽之谈?”

    “依马公公这么说……”

    林延潮一声连着一声质问,最后一句话将马玉打落谷底,“……是老百姓拿起鸟铳向付府台开枪的?”

    马玉脸色一白,心道林延潮竟知付知远是被鸟铳打伤的,辩道:“不是……”

    “那是付府台命官兵开枪打伤自己的?”

    马玉张口无言,林延潮将袖袍一拂,正色道:“老百姓怎么会使鸟铳?他们怎么敢向付府台开枪?他们不知辱朝廷命官者,论罪当斩吗!”

    林延潮一个斩字说得杀气腾腾,将马玉震的心底一颤。

    张牙舞爪,表面凶蛮的人,马玉见了不知多少。但眼前这官员,或者是读书人,也不见对方多么疾言厉色。

    但偏偏每一句话,都仿佛直捶他的心底。

    孟子有云,吾善养吾浩然正气。

    每个读书人都说自己读书养浩然正气。但到底什么是浩然正气,谁说不出一个所以然来。

    但这一刻林延潮似给出了答案。

    所谓浩然正气,就是一个人的良知。马玉心虚,所以林延潮每一句话,每一个字,都在拷问马玉的良知。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大明文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00小说网只为原作者幸福来敲门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幸福来敲门并收藏大明文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