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00小说网 www.00xs.us】,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你的学业已是有很好的根基,若是按部就班,或许不出几年,你的课业就可以胜过你的先生,甚至于我。”林诚义徐徐言道。

    “若是你想要的功名只是秀才,甚至廪生,那么在这小山村蛰伏下去,或许有一日你会达到的。”

    “或许有一日?”林延潮目光一凛,“那是什么时候,五年,十年或者是二十年?学生不愿蹉跎岁月,要争就只争朝夕,学生要参加后年县试。”

    林诚义目光一亮,点点头道:“我果真没有看错你,你方才说本朝有十八岁中状元,那是记错了,本朝最年轻的状元是成化年间的费宏,年二十岁,曾三度入阁。”

    “我没记错的话,你是属猪的吧,明年就是鼠年了,要十三了,后年童子试就是十四了。奸相严嵩五岁发蒙,九岁进学,就以本府来说,十二三岁,蒙童进学为生员,甚至三试案首的也不少,所以你十四岁赴童子试也不算太小,难就难在一年半内,你要将四书五经融会贯通,就是严嵩,费宏复生要做到这一点也是不易。所以你不从现在开始发奋,是不行的,不可有半点心存侥幸。”

    “是,先生,敢问先生,我何日可以去书院读书?”林延潮正色言道。

    林诚义点点头道:“你拿着我的荐信,随时可以,先在书院之中,与立志赴举业的同济切磋,授山长讲郎的指点和教导,当然你先将此事告之夫子,再去告诉家里人。”

    “去书院求学,身在异乡,难免艰难,若是嫌苦,也可以不去。一切你自己拿主意。”

    “学生明白了。”林延潮目光中露出坚决之色。

    社学里。

    老夫子筷子夹着藕片,一面吃着,一面喝着小酒。

    听林延潮说完,老夫子点点头道:“我早料到有这么一日,我也没什么好交代你的,去吧!去吧!”

    林延潮向老夫子郑重行了一礼,当下告退。老夫子默默看着林延潮背影一眼,淡淡道了句:“浅水难养蛟龙!”

    回到讲堂间,徐风吹过。

    林延潮抬起头来,眼前大榕树沙沙响动,自己在此发蒙,三年之久,一景一物难免有几分感情。

    这一刻林延潮不觉得想起了高中离校前,与同学高谈阔论,想着他日放飞的心情。活过一世,这些心境不免还是影响着他,多了几分惆怅。

    “延潮,先生找你说了什么?”张豪远本来笑着向林延潮问道。

    侯忠书也是过来,笑着道:“先生,是不是鼓励你,让你好好读书,将来也如他一般做个案首啊!”

    “嗯,先生入了府学了,我等也不能堕后才是。”张豪远笑着道。

    “哼,案首?”张归贺本是要去找老夫子的,听到这句话停下脚步看了林延潮一眼,“延潮,你还是在社学,先胜过我再说吧!”

    众人都知道,张归贺自从林诚以中秀才后,也是拼命读书,倒真有与林延潮一较高下的意思。

    “归贺,你要胜过延潮,还是先赢了我再说。”侯忠书上前言道。

    “就你,还从来不放在我的眼底。”张归贺仰着头。

    “你,我还没将你放在眼底呢?”侯忠书气道。

    “那我考你,子曰,吾不试,故艺,何解?”

    侯忠书愣了道:“吾不试故艺?我不是故意?这很难吗?子曰,我不是故意的。”

    我不是故意的!

    哈哈,大家都是捧腹笑了起来。林延潮也不由莞尔。

    张豪远笑着道:“归贺,忠书还未读论语呢?你别捉弄他。”

    张归贺笑了笑,看向林延潮,一副斗志昂然的样子。

    “各位同窗,我不日要去濂江书院读书。”

    林延潮说完,场上一下子静了下来。

    侯忠书一愣道:“书院?延潮你要离开我们了吗?”

    林延潮点点头。

    “濂江书院,是濂浦林氏开设的,专课童生,不说全府,就算放在全省内,也是第一流书院,”张豪远言语里有几分萧瑟,“延潮,真要恭喜你了。”

    “那也未必。”张归贺牙齿紧咬似憋出了这几句话。

    一旁其他社学同学听了,也是围了过来。

    “什么延潮,要去濂江书院?”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大明文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00小说网只为原作者幸福来敲门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幸福来敲门并收藏大明文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