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00小说网 www.00xs.us】,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两人刷完碗筷,提心吊胆地上完厕所,返回学堂,别看侯忠书吹得大气,一路都是小心谨慎的。

    走回讲堂,林延潮一斜眼但见的笔砚,书籍被人洒落在地,而笔砚,纸物林延潮认得,正是他的。而林延潮书桌旁,张豪远与几名交好的张姓子弟在聊天说笑,仿佛对这一切都没有看见。

    林延潮不动声色,走到桌位旁弯腰,将笔和砚台一一拾起,笔杆早已经被踩断了,砚台也裂一条大横,剩下的一点墨也不知丢到哪个角落去了。

    林延潮将书本拾起,扫去扉页上的尘土。只是几张书页上被人,重重踩了几脚,弄得乌黑不已。而书尾上赫然用笔在上面画了一只乌龟,在乌龟旁还署名着林延潮三个字。

    这几个小孩子,也玩得太大了吧,林延潮将书搁到案上,目光扫向张豪远。

    侯忠书见了这一幕,大怒指着张豪远道:“是不是你弄得?”

    张豪远下巴抬得高高的,看着侯忠书,林延潮二人,站起身来朝侯忠书推了一把道:“你干嘛,要打架啊!”

    “你妈!”侯忠书舞起拳头,却被人抓住。抓住侯忠书拳头的不是别人,正是林延潮。

    五六个与张豪远交好的学童围了上来,一副要助拳的样子。

    “别拦我,我把他打得,他妈都不认得!”侯忠书骂道。

    张豪远骂道:“你侯忠书你是谁?弄得又不是你的书,他出什么头。”

    林延潮道:“忠书,别急,此事由我来。”说完林延潮站到了侯忠书身前,看着张豪远。

    “首先我要你先赔礼道歉!”

    “你哪只眼睛看见是我们做的,我们也是刚进讲堂,就看见这样了,你不要冤枉了好人。”张豪远得意洋洋道。

    “你道歉不道歉?”

    “不是我干的,我为何要道歉?”张豪远将胸膛一挺。

    “忠书,你去请林先生来这里。”

    “豪远哥!”几名学童听了林延潮让侯忠书找林诚义,都是打退堂鼓。

    “怕什么?”张豪远上前一步,对着林延潮道,“去找先生告状啊!连束脩也交纳不出的人,先生会给你撑腰?何况我爹是总甲,先生也要卖我们三分面子?有种你去叫先生,看他骂谁?”

    “忠书,等什么,还不快去。”林延潮丝毫不会理会张豪远的威胁。

    侯忠书应了一声朝门外跑去。

    张豪远手指着林延潮道:“好,有种,你等着,到时候看先生偏谁,你准备从社学滚蛋吧!”

    “要滚蛋的人是你!”林延潮道了一句。

    就在两边剑拔弩张的时候,手持戒尺的林诚义与侯忠书一并出现在门口。

    “先生,张豪远涂踩我书本,还在上面乱写乱画,这等不敬字纸的行径,请先生为我住持公道。”

    林延潮一语过后,就让张豪远等人背后一片拔凉,他们此刻才认识到事情的严重性。同学之间争吵是小事,就算相互斗殴,林诚义的责罚也不会比课堂上背不出来言重。

    但不敬字纸就是大事了!很严重。凡读书人习字的第一日起,先生都教过他们什么是敬惜字纸,写过字的纸都不敢随意丢弃,要专门放在惜字塔焚烧方可。读书人将污践字纸的行为,比作污蔑孔圣,罪恶极重,相当于为人子女者,不孝顺父母。

    打架斗殴不会被开革出学堂,但不敬字纸会!

    林诚义将林延潮的书本拿起,脸一下子就黑了下来,这毁坏的是什么,是圣贤书。

    一旁的学童们见到这一幕都是不寒而栗,心知这是铸下大祸。

    林诚义拿起书本额头青筋暴出,喝问:“是谁干的?给我站出来。”

    张豪远已是惧了三分了,他没有料到林延潮将此事弄得如此严重,眼下若是坐实,可不止是打戒尺了,所以绝对不能承认。张豪远道:“先生,不是我们干的,一进来就已经是这样了。”

    “先生面前,你还敢撒谎,难道是笔自己在延潮的书上面画了只乌龟的?”林诚义质问道。

    看见林诚义如此,张豪远几个同党都有点退缩。张豪远硬着脖子道:“先生,是这样的,我们中午用饭时,我家里正好捎来了一些腊肉。我想起先生平日教诲的三字经里,融四岁,能让梨的典故,不敢独食,所以就决定将腊肉分给同学时一起食用。”

    林诚义听张豪远这么说点点头,脸色稍稍缓了一些。

    张豪远见稍稍扳回局势继续道:“可是腊肉不多,同学们不能都食,结果林延潮,侯忠书二人没有分到,故而他们怀恨在心,林延潮故意将书涂抹,而让侯忠书来告状,污蔑学生。”

   &nbs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大明文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00小说网只为原作者幸福来敲门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幸福来敲门并收藏大明文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