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小说网 www.00xs.us,最快更新国贸桥西最新章节!

    陈晓月给我打电话的时候,我正安安静静地坐在书桌前复习着我们设备各种备件的英文名称,明天就要考试了。虽然我该看的书和资料都看过了,但是考前恐慌症总让我觉得自己有什么地方准备不充足。

    她的声音在电话里听起来犹疑而又焦虑。

    “西溪,最近怎么样啊?”

    “挺好的。怎么了?”

    “哎,西溪,你英语怎么样啊?去了外企,英语有进步吗?”

    “还行啊。怎么啦?”

    “‘还行’是什么意思?能对答如流吗?”

    我笑一笑:“对答如流还不算吧,但是能听懂,也能让对方明白我的意思。”

    “那就行了。”电话里她的声音如释重负,“明天我有一个采访,是采访一个老外演员和他老婆,俩人都是英国人。虽然这个老外会说点儿中国话吧,但是也实在有限。而且好多事儿还得问他老婆。我实在搞不来,要不你帮帮我?”

    “这种情况,杂志社不是应该请个翻译吗?”

    “嗨,咱们杂志社那个抠劲儿你又不是不知道。而且他们本来有个助理能当翻译的,结果助理回老家结婚去了。杂志社说就凑合凑合得了。反正这种采访,文字是次要的,图片是主要的。拍照又不用说话。”

    “那你就凑合凑合呗。”

    “我不行啊。为了这事儿我都有心理阴影了,你帮帮我,好不好啊?”

    我想了想,问:“明天么?什么时候啊?”

    “放心,绝对不耽误你上班。”陈晓月的声音兴奋起来:“明天下午六点半,酒仙桥的那个摄影棚,你知道的。”

    “六点半?那属于加班啊,你给加班费吗?”

    “给给给!我请你吃饭,行了吧?”

    “行啊。有饭就成。我也不用太高级,李老爹香辣蟹就行。”

    “你宰死我得了。明天六点半啊。”

    早上经过前台时,芭比已经坐在里面了,冲我说了一声“早啊”,就又转回了电脑。虽然她肯开口和我说话我已经很高兴了。可是我还是怀念以前那个大呼小叫、叽叽喳喳的芭比。

    早上的考试很顺利,题目出乎意料的简单,就是把两份去年洛克不知道哪个地区的合同翻译成英文,合同里的地名都被模糊了。这么简单的题不就分不出水平高低上下了吗?我反倒有点担心了。

    从我们公司到酒仙桥并不太远,有半个小时就到了。可是那是在平时,现在正是早晚高峰时期,窗外远远的国贸桥上的车流就像是被卡住了的盗版碟似的,半天才动一下。

    一到下班时间,我就急忙打了卡直奔公交站。

    赶到关哥的摄影棚时已经过了约定时间了。

    这个大院原来是某个工厂的厂房,灰色的建筑高高耸立,外墙上爬满了爬山虎。院子里绿树如荫,周围的草地上开了花圃,种满了月季、玫瑰,在姹紫嫣红里面有一小片薰衣草。门口的大木桶里粉色的绣球花开得热闹。

    在绿茵之下的草地上还安安静静地坐着一小尊盘着腿的石头佛像。佛像身上斑斑驳驳的,是故意做旧的效果。旁边摆放着雕花楼空的铁艺桌椅,采访拍摄间隙时,明星们喜欢坐在这里随意喝点清茶。

    总之,这里装修得有那么点儿格调。

    走进去,里面是巨大的厂房,中间没有隔断,十来米的挑高,没有刷墙,红砖就那么裸露着。八九十平米的正厅显得非常空旷。正对大门是一排沙发,沙发对面的电视上常年放着英文的节目。左边有楼梯盘旋而上,楼上是关哥的卧室、书房和暗房。右边用半堵水泥墙隔开的空间是化妆间和更衣间。

    化妆间里四面巨大的镜子,上面安了强光化妆灯,那里就是一个水晶玻璃的世界,在里面呆着你能看到各种角度的自己。

    三百六十度无死角的人能欣赏到自己各种美,而平时自觉得长得还行的女孩子们在那儿就现原形了。

    往后走是一个三四百平米的摄影棚,里面各种照明器具齐备。每次拍摄的时候,关哥把顶上巨大的照明灯“啪啪”打开,炽热灯光炙烤之下,无论拍的人还是被拍的人都哗哗流汗。化妆师在旁边随时待命,必须赶在妆容被汗水弄花之前及时止汗、补妆。

    我刚走过树荫下的佛像,陈晓月就从门口迎了出来。

    “哎呦,姐姐,你怎么才来呀?人明星都到了,化妆师也到了。我们谁也不会英语,就这么干戳着。赶紧的吧。”

    她把我拽了进去。

    一切都还是熟悉的样子。平板大电视上正放着不知道哪一年的米兰时装秀。解说都是英文的,没人看,也没人听得懂,就权当背景音乐了。

    关哥正在“啪啪”地测光,听见声音回头看了一眼是我就急忙走过来。

    “哟,今儿你来了。有日子没见了。听说你不在杂志社了?”

    我还没回答,旁边陈晓月嘴快地说:“人家现在在外企,英语好着呢。我今天特意把她找来当翻译。”

    我听了这赤裸裸的夸奖,有点脸红,不好意思地冲他笑笑。

    “哦,是吗?”关哥应了一声,凑近我压低声音:“那俩老外可够横的,你赶紧进去吧。”

    一进化妆间,我愣住了。高瓦数的化妆灯全部打开了,一片水晶玻璃世界里,有两个人在光影中面对着化妆镜子坐着,镜子映照出他们的面容。

    他们旁边站着一个人,正拿着刷子在坐着的女人脸上涂涂抹抹。他的头发染成红色,额前有厚重的刘海,越发显得他皮肤的白皙和下巴的小巧,鼻子高挺,鼻梁中间的鼻骨节微微隆起,耳边一颗金属耳钉闪出一点星样的光亮。他身上穿着素面的白T恤、工装裤。

    他转过头来看见我,眼睛里闪过一丝光亮。我向他打招呼说:“嗨,奇童。”

    奇童没想到我会出现在这里,愣住了。旁边杂志社外联部的小蕊跳过来拉着我的手:“哎呀,西溪姐,你来啦,好久不见了。”

    小蕊负责联络各个品牌的公关,每次拍摄,借衣服的事情都由她负责。

    小蕊见旁边奇童停止了化妆,呆立着看我,连忙把他拉过来说:“这是原来在我们杂志社的刘西溪呀,别告诉我你不认识她啊?”

    我和奇童彼此看看,气氛微妙而尴尬。在这种情况下,我们已经失去了宣布彼此关系的良机,只能顺着小蕊的话装下去。

    我向奇童伸出了手:“最近挺好的?”

    奇童迟疑了一下,握住了我的手:“挺好。”

    陈晓月在旁边早就不耐烦了,扯扯我的袖子:“西溪,这是James和他的太太Sofia。”她的手一指坐着的那两个人。

    然后对着那两个人说了声“Hi”,指了指我,意思是要介绍,却又不知怎么开口。

    那两个人侧头头看着我,蓝色的眼睛在我身上绕了一下。旁边的陈晓月“啊啊哦哦”地急得说不出话。

    我急忙走上前去,自我介绍说我的名字叫Anne,我也是杂志社的编辑,今天和陈晓月一起采访。

    终于听到有人讲熟悉的英文,这两个人脸上焦躁不安的神情减退了一些,狐疑地伸出手,跟我说:“Nice to meet you”。

    化妆间里的气氛终于松弛下来。

    陈晓月拉住我说:“咱们得抓紧了。”

    和陈晓月说了两句,却见James和Sofia怔怔地看着我们。我意识到他们对外语环绕的不安,立刻用英文对他们说,要开始采访了。先采访太太。

    我对奇童说:“咱们还是老规矩,边化妆边采访吧。”

    奇童表情严肃地点点头,继续了刚才因为我的出现而中断的动作。

    他动作利索,手一伸,女助理就把他要的东西递过来。化妆间里很安静,就听见他低声地吩咐:

    “smash box 妆前乳。”

    “1号粉底。”

    “粉调高光。”

    “米色遮瑕。”

    助理有时候把东西递错了,他看见不对,“啪”地一下把助理的手打回去,助理立刻缩回手然后恭谨地重新递上东西。

    我倒不知道,原来奇童也有这么威严的时刻。

    陈晓月把录音笔拿出来放在化妆台上靠近Sofia的位置,然后她用中文提问题,我听了再翻译成英文说给Sofia听。然后Sofia回答,我捡关键的句子翻译一下,陈晓月点点头记下要点。

    可是这样一来一去,四个环节太麻烦了。从一开始就手忙脚乱的。Sofia的回答常常被我的翻译打断。陈晓月听不清又要我重复一遍,我这边说那边听,忙得焦头烂额。

    三四个问题之后,我已经见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