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小说网 www.00xs.us,最快更新电竞大叔你别跑!最新章节!

    “今晚情绪失控的补偿。”

    自从时雨和韩昭年表白之后,她就很久没听见过对方用这般温柔的语气说过话了,男人送的东西仿佛很小一只,重量很轻,落在掌心有些凉意,应当是金属类。

    时雨只是隔着掌心感受了这份补偿,并没有立刻抽开手,因为她觉得与韩昭年掌心相对,心中很奇妙、很安心。

    “这是什么,好像很轻的样子,你不会是又拿了一颗糖来敷衍我吧?”她探究地看着男人。

    韩昭年什么也没有回答,甚至连脸上的表情都没有什么起伏,直接抽走了手。

    时雨的目光几乎是下意识地就落在了自己掌心,一枚银色的尾戒安静躺在那里,正对着自己的圆弧上镶嵌着一颗蓝宝石,在白炽灯的照射之下泛着矜贵的光芒。

    韩昭年掌心刚合上来的时候她想过很多东西,糖果、钥匙、胸针……却独独没想过会是戒指,虽然是尾戒。

    时雨诧异地看着男人道:“韩昭年,这是什么意思,我不收爱人以外的戒指。”

    韩昭年:“这只是尾戒,象征着独立享受现在的生活,和你很衬。作为一个三十五男人,我的确不应该对着一个十九岁的小女孩发泄情绪,这是道歉的礼物,女孩子不是都比较喜欢礼物吗?”

    时雨盯着对方的眼睛,他看起来是那么坦然,仿佛男人道歉时附送一份礼物天经地义。

    “可是这礼物很特殊,再加上你刚才说的话,会让我多想。”这才是她真正担心的,“你不能一面狠心地拒绝我,又一面送礼物讨好我。”

    韩昭年却笑了下,“思想是无法控制的,你可以那么想。”

    “恩?”时雨觉得有些懵,“我可以理解为,你这是不拒绝我,愿意和我在一起的意思吗?”

    小女孩望着自己的眼睛里满是期待,水光一闪一闪的,仿佛自己说否定的话,她就要哭给自己看;而倘若自己说出肯定的话,那水光势必转化为天上的星子,变得愈发动人。

    唉。

    韩昭年微微叹气,伸手揉了揉小女孩的头发,“再等等吧小孩,有些事情总得先解决,不要再胡思乱想,等我联系你。”

    巨大的惊喜就这么从天上掉下来,砸在时雨脑袋上,在这个经历生与死的夜晚,她居然得到了韩昭年的应允?!

    “韩昭年,是我理解的意思对吧,你答应了我的追求对不对,只是你还需要时间处理一些事情?”她不太确信地问道。

    韩昭年嗯了一声。

    时雨又问:“你不是看我今晚可怜才说出这样的话逗我开心吧?”

    韩昭年:“我是那样的人吗?”

    时雨傻笑了一声,“恩,不是。”

    “别傻笑了,回去上班,我先去处理姚越。”韩昭年将她摊开的掌心合拢,顺带拉着她往前走了一步。

    不过片刻,又松开了。

    时雨跟在男人身后,满是不可思议,这真是大起大落的一晚。原以为还遥遥无期的倒追计划,居然就这么戏剧性地结束了!

    *

    翌日,兰慕没睡多久就醒了过来,睁眼就看见了自己的母亲,她下意识缩瑟了脖子。

    “妈妈,对不起,我做错事了。”手上还挂着液体,兰慕往被子里缩了缩,看起来很是害怕的样子。

    兰慕母亲看她这么害怕,又想到肖雅昨晚告诉自己女儿害怕挨打拧着一股筋不给自己打电话,心中阵阵钝痛。

    她在床沿边坐下,摸了摸女儿的额间,“知道错了就好,这回有多凶险你自己也清楚,以后好好爱惜自己知道了吗?还有,你知不知道昨晚我和你爸得知你在做手术有多焦心,以后发生什么自己解决不了的事情一定要第一时间通知我和你爸知道吗!”

    母亲没有像预想中的那样破口大骂,也没有打自己,说不认自己这个女儿之类的话,兰慕心中反而一酸。

    眼睛一热,眼泪就滚滚落了下来,兰慕抽泣着说:“对不起,我、我也不想瞒着你们,可是妈妈你从前就总是说我如果做了什么不自爱让你们丢脸的事,就打死我算了,就当没生过这个女儿,我、我害怕……”

    母亲抬手拭去她脸上的泪水,“那都是吓你的啊,如果真要打死你,又何苦将你养到这么大?我的傻女儿,我和你爸说得那么严重,就是害怕你年轻不懂事被人骗。这才动了手术,别哭了,免得牵扯到伤口。”

    兰慕啜泣两声,怯怯懦懦的问:“妈妈,姚、姚越呢,他……他怎么说的啊?”

    兰慕母亲见女儿还对那个男人抱有期待,恨铁不成钢地拍了她额头一下,“都什么时候了,你还惦记着那个渣男人?昨天晚上的经过肖医生都和我说了,姚越拒绝给你签字,说他家父母保守不能冒着没有孙辈的风险时,你就该明白他是个什么态度了!”

    兰慕想到姚越那推卸责任地情景,忍不住哭得更大声了,“可是妈妈,这算不算也是人之常情?姚越他还是愿意过来签字的,只是没想到有这么严重,医生不是说我养好了身体还是可以生孩子的么,你们有和姚越说吗?”

    “傻女儿,真正爱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