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小说网 www.00xs.us,最快更新假可怜与真霸总最新章节!

    书房。

    辛嵘抽出文件袋里的照片, 看清上面青年的面孔时, 目光一凝。

    “你在调查颜斐?”

    他不敢置信地看向陆沉, 眸中写着明显的失望。

    “颜斐……”陆沉手撑在桌子上, 意味不明地笑了笑:“或者说, 费宴?”

    辛嵘心头一沉, 惊疑地看着他。

    “说实话,我之前都没有想到颜斐跟费宴会有什么关系。”陆沉抱着胸,语气嘲讽:“我把颜斐的家世全部查了一遍,怎么都没找到一个叫费宴的女人。直到后来,有人给了我一张这样的照片——”

    他抽出口袋里的照片, 放在书桌上。

    那是颜斐的女装照,不知道是在哪个片场拍的, 他披着长发,化了女性化的淡妆, 一袭红衣, 笔挺地站在那里,手上还有一个保温杯。

    “我不得不承认,他的女装确实容易让人迷惑。”

    “这跟费宴有什么关系。”辛嵘强装镇定。

    陆沉紧紧盯着他,语气中压抑着怒气和不甘:“你没发现吗?这张照片,跟费宴很像,身材还有身高都一模一样,尤其是侧脸, 这是化再多的妆都掩盖不了的。”

    “我不知道你想说什么。”辛嵘转头看向窗外。

    “辛嵘!”陆沉站在他面前, 音量加大, 黑眸死死看着他:“你别装傻,你所谓的女朋友根本不是个女人,他是男人装成的!”

    陆沉的胸膛剧烈起伏着,眼底通红,大声道:“根本没有什么‘费宴’,那天我在谢知含婚礼上见到的人就是颜斐!”

    书房里有片刻的死寂。

    辛嵘自始至终都看着窗外,他的侧脸紧绷着,像一尊雕像一样沉默。

    “辛嵘!”

    陆沉焦躁地等着他的反应。

    “是我让他这么做的。”

    辛嵘脸上的平静终于龟裂,他转过头,目光复杂,眼底有被戳破谎言的狼狈。

    “我知道,他是男人。”

    “你!”

    陆沉脸上的表情已经不能用震惊来形容了,他瞳孔紧缩,像第一次认识辛嵘那样盯着他看。

    “你疯了!”

    “他是个男人,还是个明星,你到底在做什么?!”

    “我很清醒。”辛嵘抬眼看着陆沉,语气冷冽:“我只是请他帮我一个忙,仅此而已。”

    “那为什么他住在你的别墅?”陆沉似乎意识到了什么,他看着辛嵘的眼睛,想从里面挖到一些蛛丝马迹。可辛嵘垂下眼,避开了他的目光。

    “辛嵘,你……对那个颜斐……是不是……”陆沉的语调有些颤抖。

    “没有。”辛嵘的手指攥紧扶手,看着桌上的文件:“你不要多想。”

    “如果你只是想找个人临时充当一下你的女朋友,大可以找个女人。”陆沉嗤笑一声,带着几分自嘲:“你连我都骗。”

    “陆沉,当初没有向你解释是我的不对,只是我不想把事情搞得太复杂。”

    辛嵘抱歉地看向陆沉。

    “我再问一次,为什么颜斐会住在你的别墅里?”陆沉焦灼地盯着他:“如果你当我是朋友的话。”

    当他是朋友,也就意味着,不能再欺骗他……

    辛嵘心中天人交战,他攥紧椅子扶手,闭了闭眼,又睁开。

    “我的确对他有好感。”

    这句话像一记闷棍,狠狠敲在陆沉的头上。

    他怀疑自己听错了,或者是出现了幻觉。

    “你……再说一遍。”

    “你听到了,不是吗?”辛嵘看着他,神色沉郁。

    “颜斐跟你一样,是个男人!”陆沉忽然提高音量。

    “我知道。”

    “你喜欢男人?”陆沉盯着他,语气近乎歇斯底里。

    “我不知道,也许我只是对他有好感,我也交往过女朋友。”辛嵘从没见过陆沉这么步步紧逼的样子,每一个问题都像一把尖锐的匕首扎在他心上。

    “所以你不喜欢男人?”陆沉皱眉,似乎很不满意他的答案。

    辛嵘简直要被他的一连串问题逼得透不过气来。

    “我只是对他有好感,跟男女无关。”

    “不可能,你怎么会对男人有好感?你是不是把他当成了女人?”

    “陆沉!”辛嵘打断他,站起身,语气冷冽:“别逼我!这是我的私事!”

    “这对我很重要!”陆沉突然走近一步,目光深深地看着辛嵘,眼底带着伤痛和怒火。

    “你以为我为什么要调查颜斐?你以为我为什么这么在意?”

    这种爱而不得的痛苦,这种压抑着感情却无法诉诸于口的折磨,他已经受够了,就在今天全部结束好了!

    辛嵘从没见过陆沉露出这样的眼神。

    侵略的、压迫的,却又带着隐忍的深情和欲-望。

    “因为我喜欢你。”

    辛嵘仿佛被他这句话吓到了一般,不自禁退后了一步。

    陆沉笑了,语气自嘲:“怎么,吓到了?”

    辛嵘的神情狼狈而窘迫,他脑袋里一团混乱,胸口更是被什么堵着般,一阵阵地闷痛。

    “之前我以为你是直男,这辈子只会喜欢女人,所以一直不敢告白。我怕吓到你,我怕我们连朋友都做不成。可现在……”陆沉呵呵笑了两声,语气里带着破罐子破摔的绝望:“你告诉我,你对一个男的有好感,你知道我是什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