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小说网 www.00xs.us,最快更新[综]神二代的我命途多舛最新章节!

    此为防盗章  男人被踢的嗷嗷哀嚎,可是周围的同伴们却没空来救他, 因为他们之中的大半数人都悄无声息地亡在了茨木的爪下。

    动完手, 看着神色惊骇不停后撤的余下几个人类, 茨木才觉得心里的郁气消散了几分。

    可还没等他舒展眉头,就敏锐地察觉到有一股妖气突然飞速袭来, 本能地撤退避开。

    妖气打在他身后的房屋里, 木屋顷刻轰塌。

    “夏悠!”他心下一紧,呼喊出声, 在看到早已逃离那出的夏悠之后松了口气。

    夏悠此刻也脸色微白地看着刚刚那个被符咒困住的男人被活生生压在废墟之下, 如果不是凭借着那股与生俱来的直觉, 现在被埋在底下的就是她了。

    “我没事。”夏悠定了定心神, 落笔将刚刚没画完的符咒继续画完。

    茨木舒了一口气,神色阴狠地扭头看向另一处, 眉头紧锁。

    远处有一个身着武士服的高大男子,身材魁梧, 眼神嗜血。在他身后跟着一群慌张失措的强盗,指指点点神色惊恐地诉说着刚刚发生的事情。

    在他们旁边, 还捆着一只被捉的妖怪——半人半身的小鹿。

    “哪里来的无名妖怪, 也胆敢在我面前放肆!”男人冷笑一声, 提起一把令人不适的漆黑长刀指向茨木。

    漆黑的刀身没有一点亮光,却诡异地泛着几丝红色。

    茨木丢开爪下没了气息的尸体,脸色微沉。

    怪不得敢如此嚣张, 甚至敢猎捕妖怪, 原来皆是仗着这把妖刀胡作非为。

    事情有些不好办了。

    若是往常, 他根本不把这种低劣的妖刀放在眼里,可是现在他中了鸩的毒,每次一动用妖力,就会无法避免地浑身麻痹。

    动作越大,麻痹的时间就会越久。

    “都给我让开,你们的武器对他来讲刀枪不入,可我手上这一把刀,他就受不住了!”

    武士服男人冷笑一声,持着刀迎上前来,迷眼扫了扫一旁的夏悠,随后目光紧盯在她身上。

    “你这妖怪屠了我这么多部下,正好,今晚斩了你的首级用你的妖血寂我的妖刀。”

    “哈哈哈妖怪又怎么样?今晚我就是要拿这鹿妖做烤肉,再享用这妖怪的女人。”

    听到这句话,茨木和夏悠的脸色不约而同地都黑了下来。

    “啧啧……穿成这样子,妖怪的口味就是和人类不一样。怎么?你宁愿被妖怪睡,也不愿意跟着我?”那武士服男人挑了挑眉,戏谑地闻话夏悠。

    作为男性的尊严受到挑战,茨木的怒气几乎是一瞬间就达到了顶峰,那凶狠的眼神落到对方身上,给人一种对方会死的很凄惨的感觉,吓退了周围好几个人类强盗。

    可夏悠原本安定的心却猛地沉了下来。

    这根本不符合茨木的性格。

    以他的性格,是断然不会让这样一个人类在自己面前如此猖狂的。茨木迟迟没有动手,说明他心有顾虑。

    难道说,他之前的伤根本没有好?

    思及此,夏悠一颗心猛地提了起来。

    她再度回过神来的时候,双方已经交战在了一起。

    茨木虽不能动用妖气,可是他的鬼爪却无往不利,妖刀亦不是对手。

    这男人显然也是个不简单的,刚刚听他唤手下的人为部下,人群终有隐隐有人唤他将军,结合服装不难猜出是逃亡将领组成的强盗流寇。

    男人武艺不错,凭借着妖刀到也能与茨木不相上下。

    一边交战着,他一边吩咐手下的人去把夏悠捉起来。

    夏悠脸色未变,立刻先发制人,言灵驱动着符咒将那些普通人类捆了个结结实实。

    将领见她神情冷静,出手又不似平凡少女,当即若有所思地眯了眯眼。

    虽沦为流寇,但在战场多年的经验告诉他,这女人留不得。

    心下有些惋惜,将领还是毫不犹豫地趁茨木不注意朝夏悠挥去一道刀气。

    “夏悠!”茨木神情一紧。

    夏悠脸色一白,迅速闪身躲开,心有余悸地站稳。

    她是个脆皮法师,不擅长近战啊!

    慌忙躲藏的夏悠没有注意到,刀气飞过来的那一霎那,她胸口的勾玉迅速地划过一道流光,刀气立刻像是被阻挡住似地放缓了速度,令她成功地避了开来。

    茨木眼中一瞬间杀意四起。

    他说过,夏悠是他答应过会护着的半妖,既承诺出口,他就决不能容忍其他人在自己面前伤她分毫。

    即便是动用妖气,他也要把这不知天高地厚的男人给捏碎!

    过招之间,茨木眼眸一暗。动用妖气会令全身麻痹,那就只能一击必杀了。

    不动声色地,他在鬼爪中凝聚起妖力,意图将这把妖刀与这群男人全都捏的粉碎。

    地狱鬼手一出,紫色妖力凝聚起来的大掌立刻腾起在半空中,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朝着将领捏去。

    然而预料中血雨四溅的画面却未到来,茨木感受着无法动弹的身躯,瞳孔一缩。

    “想、想不到吧……?呵呵……老子除了这把妖刀……可、可还是有刀鞘的……”

    男人捏着碎掉的刀鞘,擦去嘴角边的鲜血,眼神中带着劫后余生的后怕与怨毒,神情复杂地看着茨木。

    他还活着,周围的人却就没那么幸运了,皆是被震得昏倒在地不知死活。

    但很快,男人便发现了茨木的不对劲,正愣了一下后大笑起来,褪去防备之后的脸上尽是狂喜与得意。

    “哈哈哈!看来你也不怎么样嘛……老子这仇,是报定了!”

    话音落下,男子怨毒地一刀挥下,不偏不倚地砍在茨木的胸口处。

    夏悠心脏骤然紧缩,几乎失声大叫出口,“茨……”

    然而话还未说完,就突然被一只手捂紧,人也被拉着摔进了旁边一个稻草堆。

    “姐姐……不要管这些妖怪了,快逃吧!”一个细弱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夏悠猛然回头,才发现身边是一个十来岁的小女孩,她杏眼粉唇,鼻子翘挺,任谁见了都要夸一句生的好模样,想来应当是刚刚那群强盗在找的人。

    “姐姐……他们都是妖怪,被抓住了没有好下场的,刚刚趁他们打起来的时候,我已经把被捆起来的大家都解开了。”

    “刚刚母亲他们已经逃走了,姐姐你也千万不要留在这里了。”小女孩看着她的目光中带着几分祈求,听她的话,应当是目睹了刚刚所发生的一切。

    是个冷静大胆且懂事的姑娘,知道抓紧机会解救村子里的人,甚至在别人都逃走以后也不忘记危险回来找她。

    夏悠眼中闪过一丝感激,“谢谢你……只是……我不能丢下他!”

    望着夏悠眼中的坚定,小女孩眼中闪过一丝迷茫与不解,在她的认知中,任何妖怪都是凶残可怕的。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