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小说网 www.00xs.us,最快更新[综]神二代的我命途多舛最新章节!

    此为防盗章

    可管三那个家伙说什么也要要她留在家里, 跟他一块儿琢磨寻找父神的法子。

    夏悠让他百般磨的没了脾气,只得应他的要求婉拒了夜斗的邀请, 然后苦逼地呆在家里去画那个什么乱七八糟的传送阵图。

    她一不出门,夏目贵志自然是要留在家里陪着妹妹的,是以夏悠能够久违地尝到哥哥的厨艺。

    期末复习那阵子塔子担心她累着,没少在吃食上下功夫, 大半个月下来夏悠觉得自己整个人都圆润了一圈,最近正在节食减肥,说什么也不肯吃晚饭。

    可她食量不小, 性子又馋,只会儿直饿的愁眉苦脸。夏目贵志哪见得她饿成这样子, 一时间心疼的紧,二话不说就跑去厨房捣鼓低热量的蔬菜水果沙拉了。

    斑无忧无虑地瘫在沙发上看电视, 客厅里是建国和淑芬正在打闹,也不知建国怎地惹到了淑芬, 此刻小黑猫正喵呜喵呜地挥着毛茸茸的拳头往它脸上招呼。

    好在做狗的性子好,任由淑芬百般欺负也不反抗。

    唯有夏悠一个人正趴在电脑跟前苦逼的画图纸。

    她以为只有像他老爸这样的设计狗才会如此苦逼, 没想到自己也会有这一天。

    管三不知道从哪儿搞来个神神秘秘的古老阵法图案,说是能够帮助他传送到父神所在的时空附近, 要夏悠赶紧把阵法图案画下来。

    此刻夏悠正抱着素描本一点一点地照着管三给的图案画, 正处于最后的收尾阶段。

    这阵法的花纹极为复杂,夏悠看的眼睛都快抓瞎了, 终于花了整整两个多小时的时间, 才完整地画了下来。

    “可算是画完了, 这狗玩意儿这么累人!”

    “注意你的形象,咳咳!”

    “我已经画完了,接下来呢?”

    “接下来的话,嗯……等我再看看,我总觉得这个阵法好像应该还有需要完善和修改的地方。”管三在那头磨磨唧唧地回了一句,好像正在忙什么事,回复的速度并不快。

    夏悠干脆关了电脑,扫了眼时间,差不多是流星雨到来的时候了。对于这种难得一见的天文现象,夏悠还是很感兴趣的。

    夜晚微凉,她摸了摸身着连衣裙的光溜胳膊,随手套了件短衫就坐到了院子里,打算让劳累了许久的眼睛放松一下。

    手机被放到兜里,以便随时和管三联系。

    不一会儿,夜色下的黯淡天空似乎从远方开始渐渐地亮了起来,慢慢地有五彩斑斓的光束划过。

    一道、两道……

    绚烂璀璨,夺人神魄。

    夏悠眯着眼不由得有些看呆了,连手里喝到一半的健身饮料都忘了继续喝。

    “贵志!贵志!快出来看流星雨了!”斑蹲在门口朝厨房大喊大叫地催促。

    夏悠回过神来,连忙拿起手机想要记录下这刻难得的景色,刚拿起手机,便看见管三不停地发来消息。

    “好了,感觉应该没什么问题。”

    “这可是我好不容易从老大哪儿搞来的阵法,威力超强的!对了,那个勾玉吊坠在你身上不?”

    夏悠只得快速回他,“在啊,怎么了?”

    “你现在试试看把勾玉挂坠放在阵法图案的中心,看看勾玉有没有反应。”

    闻言,夏悠取下脖子上的勾玉照做。

    几乎是一瞬间,画册上的图案就爆发出一阵极度刺眼的白光,与此同时,她感到周围的空气和画面似乎都变得扭曲了起来。

    “这阵法的光好刺眼。”夏悠侧身背光,飞快地在手机屏幕上把阵法图案的反应告诉了管三。

    “对了对了!看来这就对了!”那一头的管三似乎极为兴奋。

    “好了,你快把勾玉从阵法上拿开吧,等我挑个合适的时间再让你传送过去。”

    夏悠立刻照做,却猛然间感受到那阵法上似乎有一股巨大的力量在吸附着那块勾玉,让她根本无法顺利的取下来。

    与此同时,周围的画面开始愈发的扭曲,甚至隐约感受到了空气中的一丝窒息感。

    夏悠心下猛地一沉,眼皮跳动不停,心中浮起一阵不妙的预感。

    她赶忙快速地回复道:“怎么回事?勾玉根本取不下来了啊!”

    “怎么可能?”那头的管三头一次秒速回应。

    夏悠还想回什么,可是已经来不及了。

    周围原本扭曲的空间开始疯狂地晃动起来,让她感觉好像小时候去幼儿园玩碰碰车。

    剧烈的晃动让她从椅子上叠下来,手机也掉到了草坪上。脚边的健身饮料差点被碰翻,夏悠眼疾手快地将它握在了手里。

    异变发生之间,她只能紧紧地抱住怀中散发着强大力量气息的画册,身躯被晃得根本无法站立起来。

    这一刻的夏悠,已经无法看到手机上来自于管三的回复。

    “快点!远离那个阵法!”

    “确保你身边没有其他任何人,离那个阵法远远的,直到等它自己停止动静!”

    “夏悠???”

    这股强大的力量立刻便引起了斑的注意力,可是夏悠只来得及听到耳边一声属于夏目贵志惊恐的呼喊声,周围就彻底陷入了寂静与黑暗。

    端着刚做好的新鲜沙拉从厨房走出来的夏目贵志,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妹妹随着那团白光一同突然消失在了原地,甚至来不及抓住她。

    几息之后,天地寂静,草坪上已经空无一人。

    夜空梦幻的流星雨还在划过,此刻少年却无心抬头去欣赏,他白着脸猛地朝院子里冲过去,迎接他的却只有翻倒的椅子和落在地上的手机。

    *****

    夏悠心头怦怦地跳动着,不知道这场异动到底发生了什么。

    之前刺眼的白光扰的她险些睁不开眼睛,可再次睁开眼睛以后,周围却是一片黑暗与沉默,伸手不见五指,仿佛连风都消失了。

    这样毫无生气的漆黑令她心下不安。

    那仿佛要把自己晃散架的力量已经消失,夏悠强迫自己镇定下来。不知道过了多久,她突然感到前方有一缕微风拂来。

    是风的味道。

    周围的画面似乎也比刚刚明亮了不少,夏悠双眼一亮,神色却又猛地一沉。

    因为她敏锐地嗅到,这缕风中隐约带着泥土和血腥的味道。

    超乎寻常的直觉让夏悠感受到后辈有种毛骨悚然的气息,她下意识地想要躲开,却已经来不及。

    一只明显不是人类的大手扼住了她纤细的脖颈,细长冰冷的尖锐指甲微微刺痛皮肤,让她差点惊叫出声。

    但是人在极度惊恐的状况下是无法发出声音的。

    她这是被传送到什么鬼地方遇上了异型不成???

    数万句mmp一瞬间在夏悠的脑海中刷屏而过,让她无法正常思考。

    “你是谁?”此时,一个喘息的低沉男音从身后传来,带着毫不掩饰的戒备与杀意。

    此刻,夏悠不知道该不该庆幸后边的异型是个会说话的玩意儿。

    或者说,她根本来不及去庆幸,因为她真真切切地感受到了对方话语中那明晃晃的杀意。

    夏悠被惊得一个激灵,几乎是瞬间暴起凝聚起浑身的力量给了身后那会说话的玩意儿一下,然后循着本能地朝着远方微亮的光芒逃去。

    将那玩意儿的闷哼声抛在脑后,夏悠连滚带爬地往光亮处逃去,她感觉自己两辈子都没这么狼狈过。

    脖子上好像沾上了什么黏黏的东西,光是闻也闻得出来那是血。仍旧温热、甜腥的鲜血,那只爪子在她脖子上留下来的。

    想到身后那恐怖的玩意儿怕是会吃人,夏悠就恨不得大叫三声然后立刻晕倒在原地。

    可她现在还不能晕,她得活着回去打爆那不靠谱混蛋管三的头!

    茨木一双金色的瞳眸紧盯着前方那个娇小的身影,对方刚刚打在他手臂上的力量仍震的他生疼。

    他负伤避敌匿身于此,明明周围空无一物,却突然间不明不白地多了个生命气息。

    他下意识地以为是敌方的追捕,几乎是一瞬间就扼住了那东西纤细的脖子。对方的力量远弱于他,即便能够突然挣脱他的桎梏,也不过是因为他此时负伤在身罢了。

    感受到身体那不得动弹的麻木缓和过来,茨木眼神一沉,立刻欺身追上前去。

    夏悠使出了全身的力气向前奔跑着,此刻她十分感激学校体育课强行要求学生锻炼跑八百米,如果能活着回去,她发誓一定当个真正的好学生,绝不再借大姨妈为由躲避各种跑步训练。

    风在耳边呼呼地刮着,除了血腥味还带来了草木的清香,眼见光线越来越亮,夏悠才发现她似是处于一个山洞之中。

    “再仔细好好找找。”

    远方传来若有若无的交谈声,夹杂着草木被摩擦的唰唰声。

    这人话她听得懂!

    夏悠几乎是热泪盈眶地想要呼救,然而嘴刚张到一半,就再度被一只爪子紧紧地捂住了。

    随后,她猛然地被一个重重的身体给压倒在地,那硬邦邦的衣服咯的她后背生疼,慌忙挣扎间摸到,冰冷坚硬的手感似是盔甲。

    夏悠能感受得到,对方注意到她想呼叫,是真的想扭断她的脖子。

    原本那一瞬间她心里都有些绝望了,却不知为何那爪子的力道一瞬间松懈了下去。

    夏悠就这样被压倒在地上,幸亏被那爪子捂着嘴,方才没有啃上一嘴的土。

    但是现在,那爪子蹭到她唇上的血迹,让她更情愿自己是啃了一嘴的土。

    那不知道是什么东西的玩意儿就这么压着她一动不动,也不说话,却也没有要杀她的意思了。

  &nb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