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小说网 www.00xs.us,最快更新[综]神二代的我命途多舛最新章节!

灵魂。如果可以的话,夏悠并不想对他下狠手。

    “我……这……”幸平创真微微一愣,额头渗出细细密密的汗水来,显然也注意到了气氛的不对劲。

    他迅速地搜刮了一下脑海中的记忆,根据自己观看过的惊悚片和听过的种种怪谈迅速地总结出了一个结论。

    一般这种事情,是一定不能激怒对方的,否则说不定会变成什么可怕棘手的怨灵之类的生物。

    所以,“你的爸爸妈妈再也不会回来了”这种话,是绝对不可以说的。

    “哥哥,求求你告诉吉太好不好,吉太真的很想知道……”小孩子软糯声音带着哀求,听的人心里发酸。

    夏悠不动声色地紧盯着他,心里疑惑渐生。

    这个孩子虽然情绪激动,但理智虽在,不太像是在失控的边缘。夏悠本以为他的执念在于想要与父母重逢团聚的难题上,现在看来却似乎并非如此。

    幸平创真咬了咬牙,决定先用善意的谎言安抚住他,“乖……你、你别哭了……妈妈在很远的地方工作,小孩子在家乖乖的听话,妈妈就会回来了。”

    话音落下的一瞬间,夏悠敏锐地察觉到室内的妖气在这一刻陡然大增,心中霎时一沉。

    果然,听到这句话,良木吉太含泪的双眼开始有些发红,“骗人……!我一直都很乖,可是爸爸妈妈……哥哥骗人,哥哥为什么……”

    语气中带着愤怒的颤抖,因为被欺骗而生出的愤怒。

    察觉到状况不妙,夜斗脸色一紧,“雪器!”

    不能不出手了。

    然而就在他正欲闯入的刹那间,一个略显冷清的女音迅速响起。

    “是的,你的爸爸妈妈再也不会回来了。”夏悠白着脸说道,感觉身体有种透支的无力感,这是由于她使用力量强行锁住良木吉太而造成的。

    怪不得管三不愿意交给她过于困难的委托,因为以她目前的力量,是真的还不足以胜任。

    听到这句话,幸平创真与夜斗皆是脸色一白,后者手掌哆嗦了一下,差点把雪音扔到地上去。

    好在这一刻,良木吉太竟出乎他人意料地平静了下来,挂着两颗豆大的泪珠望着夏悠,“为、为什么……”

    夏悠缓了一口气,抬眸对上这个可怜的男孩,抿了抿唇。

    但是,即便如此,她仍旧不想动用那张可怕的符咒去斩杀良木吉太,不到最后关头,她不会轻易下手。

    “因为你的爸爸已经在车祸中离世了,你的妈妈出国不再回来,邻居的叔叔阿姨们说的都是真的。”

    “这里没有你要等的人,也没有人要你在这里等,所以,你该离开了。”

    话音落下,屋内一片寂静,良木吉太怔怔地看着她一言不发。

    但是渐渐散去的妖气让夏悠知道,她猜对了。这一刻,夏悠才真正地长舒了一口气,柔和了脸色。

    “……”

    夜斗没有搭话,他神情诡异地在地上看了看,又望了一眼夏悠逃去的方向,眼神飘忽。

    那啥……如果刚刚他没看错的话……那血迹好像是从夏悠双腿间流下来的吧……

    她跑的那么快,动作矫健迅猛如雷,一点都不像是哪里受了伤的样子,看来可能是……

    算了……还是当没看见好了……他什么都不知道……

    夏目贵志也察觉到了这点,他愣了一下,很快就回过了神,轻咳道:“小悠可能受了点伤,不过我看她的动作应该问题不大,可能是不想自己狼狈的样子暴露在大家面前,所以刚刚反应才有些失控……”

    妹妹的生理期,作为哥哥的夏目贵志也是知道的,算算日子,似乎就是这个时候。

    想到这里,夏目贵志朝夜斗看去,“刚刚谢谢你们帮我启动阵法,既然小悠已经回来了,你们不如先去客厅里吃点心,等小悠清理干净之后再问问她消失的几天都发生了什么吧。”

    “呃……可是夏悠学姐真的不要紧吗?”雪音不放心地问道。

    他刚刚没有看清楚夏悠是怎么回事,只记得她一身狼狈不堪,又突然像是受了很大刺激似地跑掉,叫声之凄厉程度吓得他心脏病都快出来了。

    “哎呀,夏悠那么皮实,她不会有事的。走吧走吧,快去吃宵夜!”夜斗一把揽住雪音的肩膀,拖着他往楼下客厅走去。

    两个男人都在心照不宣地默契掩饰着某个尴尬的事实。

    “喵~喵~蠢丫头是不是受伤了!喵嗷!”

    夏目贵志叹了一口气,他也不知道怎么和妖怪解释这个,只好将斑抱到了床上,“小悠没事的,猫咪老师你去玩吧,我帮悠清理一下地板。”

    夏悠简直是拿出了百米冲刺的速度滚进了浴室里。

    热水器是烧好的,她二话不说立刻脱掉衣服,打开淋浴清洗起来。

    热腾腾的蒸汽氤氲在浴室里,她才终于找回来了一丝理智。

    “小悠,干净的衣服我帮你放在门口了,记得拿进去。”

    外面隐约传来夏目贵志的声音,夏悠这才发现自己什么都没拿就闯了进来。

    “我知道了……”

    等夏目贵志离开,她才把门拉开一条缝,探头探脑地把衣服篮子拿进来。在看到衣服下被盖着的姨妈巾时,夏悠咬了咬唇,心中不由为夏目贵志的体贴入微而感动。

    但是回想起刚刚发生的一切,她的脸色又是一阵青一阵红。

    水声哗啦啦地响起,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夏悠好一会儿后才完全恢复了理智。

    望着镜子里面的自己,夏悠微微出神。

    真没想到……这么莫名其妙的就回来了……

    周围的一切都是那么熟悉真实,仿佛之前的经历就像是一场梦,可是手掌上的肿痛麻木却在提醒着夏悠,之前发生的都是事实。

    看着发肿的手掌,夏悠这才想起来,她回来的太突然了,完全没来得及和茨木小鹿他们打招呼。

    突然发现她不见了,茨木一定会很着急吧?

    想起那个大妖怪,夏悠微微蹙眉,轻轻地叹了一口气。

    不知道茨木现在怎么样了,身上的毒应该解掉了吧……

    *****

    夏悠并不知道茨木正在对着她残留下来的姨妈血迹痛不欲生。

    这也不能怪茨木傻,他本来就是妖怪,又极少与人类女性接触,自然不知道女人还有这么一种生理现象。

    女性妖怪是没有大姨妈的困扰的。

    茨木循着气味在林中找了很久都没找到夏悠的身影,她的气味在追寻到河边之后就被水流的气息掩盖,再也寻不到方向与踪迹。

    他就这样在河边独坐着等待了整整一夜,附近的妖怪没有一个胆敢靠近打扰他。

    就像是一头受了伤的野兽,沉默孤独,却不允许任何人靠近。

    不知过了多久,夜尽天明,可茨木依旧没有等到夏悠的身影。

    金色瞳眸中的希冀淡去了许多。

    就在小鹿踌躇着要不要靠近他的时候,茨木终于动了,可他的方向是朝着森林外去的。

    直到正午时分,茨木方才再度回到领地之中,只是这一次他的瞳色比之前更加黯淡。

    夏悠祈求的对象,那个神明小鬼头竟然已经不在了,偌大的宅院紧闭着,里面空无一人,凄清冷寂。

    最后一丝线索就这样断掉了。

    可茨木不愿意放弃,即便夏悠带回来的解毒草已经成功地祛除了体内的鸩毒,他依然没有动身离开这里。

    每一天,他都会坐在夏悠气息消失的那条河边,看着那副画像发呆。

    一开始,茨木很生气。

    他气夏悠的不告而别,气夏悠躲着他。

    受伤了难道不知道赶快包扎好吗?就算落到那副狼狈的样子,他也不会嘲笑她弱小啊。

    可随着时间的推移,惶恐与不安却占据了整个心扉。

    茨木想,夏悠或许是怕自己看到她那副样子,更加不愿带她回大江山,所以才躲起来的。

    可是,他想说,他不会嫌弃她的弱小。

    茨木早就想通了,虽然夏悠和自己相比起来弱小许多,可是她会在危难关头的时候对自己不离不弃,会冒着被他厌弃的风险去找神明求助,只为了解掉他体内的鸩毒。

    他喜欢这样的夏悠,念着她的好。

    所以夏悠想留在大江山,他就答应带她去。

    就算挚友对弱小的夏悠有意见,茨木也打定主意要护着她。他会把夏悠带回去,然后留在身边,哪个妖怪不服气,他就打到对方服气为止,哪个妖怪不长眼敢欺负夏悠,他就让对方感受地狱鬼手的滋味。

    夏悠打不过那群好斗的家伙,没关系,他给她撑腰。

    反正都已经答应过保护她了,那么保护一时和保护一辈子也没有区别。

    这是有生以来第一个对他的力量全然信任,并会真切诚恳地惊呼赞叹他的强大的人。

    可自己却辜负了她的信赖。

    明明是他承诺过会保护的人,可是到头来三番两次的却是夏悠救了他。

    明明说好带她回大江山,离开那片危险的森林,可最终却永远地停留在了这里。

    这只妖怪坐靠在河边的树下,紧紧地闭着双眸。

    回来吧。

    茨木发誓,不管怎么样,只要夏悠回来就好。

    他会收敛自己的脾气,不管夏悠说什么做什么,都再也不对她生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