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小说网 www.00xs.us,最快更新[综]神二代的我命途多舛最新章节!

    此为防盗章  夏悠心底一暖, 上前顺了顺小姑娘的头发, 安慰道:“谢谢, 不过……我不会有事的, 你刚刚做的很好, 快趁现在跟上村里人吧,千万别掉队了!”

    想了想,她将刚刚画好却没有用完的束缚符咒都塞给了她,催促她赶快离开这个是非之地。

    对方在她的劝说下, 终是一步一回头, 既担忧又不舍得消失在了视线中。

    夏悠不敢耽搁时间, 立刻趁现在搀扶着茨木随小鹿隐进了深山里。

    她走的急,未曾回头,边也没有发现刚刚那个胆大的小姑娘又放心不下地回到了刚刚交战的地方。

    远远地见夏悠和两只妖怪一起离开了村子,小女孩站在原地咬了咬唇, 眼中划过一丝迷茫。

    今天发生的一切对她的世界观造成了很大的冲击。

    曾在战场上作战的将领也会做逃兵与山贼,来迫害自己的同类。而那一直以来都被旁人描述凶恶可怕的妖怪,却救了村子里幸存下来的人。

    原来, 并非每一只妖怪都是可憎的。

    小女孩扫了一眼地面, 目光落在了那脏兮兮的包裹上,旁边还洒落着好几个红彤彤的桃子。

    她连忙几步走上去,小心翼翼地将那个包裹捡起来,却发现是一件脏兮兮的奇怪外衫。

    不知出于何种心理, 她珍惜地将沾满灰尘血迹的蓝色外衫抱在怀里, 快步朝着村外正焦急等待自己的长辈。

    临别之前竟忘了问那个姐姐的名字, 真是遗憾。

    *****

    夏悠一路搀扶着茨木跟随小鹿来到了森林之中属于对方的领地。

    这是一座十分简易的木头房子,面积却非常大,右半边的建造甚至是与一颗巨大的古树连接在一起的,有蜿蜒的木梯绕着树干向上延伸,看起来不止他一只妖怪居住在这里。

    果然,从小鹿把他们带回来之后,周围的角落里便探出许多妖怪的脑袋好奇与戒备地打量他们,小声窃窃私语。

    “他受伤了,今晚你们先住在我的屋子里吧。”小鹿拉开门,把二人送了进去。

    他也以为夏悠当真是茨木的女人,因而倒也没有把他们分开。

    “我去向大家解释一下事情的来龙去脉,再帮你们弄点包扎伤口的东西来,在这里等等我吧。”

    走出房间之前,小鹿扫了一眼那个看起来不好相与的大妖怪一眼。

    他已经知道了这个妖怪的名字唤作茨木童子,作为生活在京都郊外的妖怪,小鹿早就听过对方的名字。

    却不想今日居然会在这里碰上。

    回来的路上夏悠千叮咛万嘱咐他不要把茨木的身份透露给其他妖怪,一面妖多嘴杂引来不必要的祸患。

    小鹿很聪明,联系起这三方妖怪势力不合的传闻,他几乎是一瞬间就猜到了些许真相。

    可就算对方身份棘手,却也是救命恩人,他不能丢下他们不管。

    小鹿离开片刻之后,很快就送来了简单的吃食和能够换洗的衣裳,还带来了两只能够帮忙治疗伤势的小妖怪。

    只是被茨木回绝了,一个也没有见,他冷淡地道:“这点伤不算什么,明天早上就能恢复的连疤痕都看不见。”

    这话在外人听起来未免显得自大与不近人情,但茨木并不想浪费口舌去做不必要的解释。

    他身体里有鸩毒,自然不会让陌生妖怪轻易地摸了底。

    不同于茨木的十万分戒备,夏悠自来到这里之后就是一路惊吓与疲惫交织,此刻难得大大地松了口气。

    这里有天然的温泉,她总算可以把浑身血污汗渍的自己收拾干净了,两天不洗澡不洗头,着实已经到了忍耐的极限。

    不过谨记着自己现在是大佬小跟班的身份,夏悠贴心地没忘记让茨木先洗完自己再进去。

    褪尽衣衫把全身都浸入温泉里,夏悠一身的疲惫总算是得到了缓解。

    望着繁星闪烁的夜空,她面上却写满了愁色。

    她突然消失不见已经快两天,夏目贵志和斑在家里一定急疯了。此番前来本是要找她那个父神,可是却一点消息也没有,就连

    管三也联系不上。

    之前她偷偷地试了试自己之前画的阵法,勾玉放在阵法中心完全没有任何反应,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回到现世去。

    深深地长叹了一口气,夏悠将湿漉漉的长发拧干,慢悠悠地起身擦干身体换起干净衣裳来。

    夏悠不知道茨木已经站在不远处盯着她很久了,见她洗完澡,茨木原想抬脚离开,却见夏悠拿着那堆脏衣服又往别处去了,顿时停下了脚步皱紧眉头。

    这女人,真是一点防备之心也没有。

    如此到处是陌生妖怪的地方,也敢独自一人待在这里洗澡,原本他守了半天已是难得心善,却不想她居然还往林子外面走。

    大半夜的不怕死吗?

    作为鬼将,茨木从来不会百分百信任除了大江山领地以外的妖怪,就算小鹿帮了他们一把也不行。

    心里虽然嫌弃夏悠没有忧患意识,茨木还是抬脚跟上去了。

    夏悠蹲在不深不浅的小溪边洗着衣裳。

    鉴于小鹿半人半鹿身从不穿裤子,幸好有个叫萤草的妖怪好心借了身衣服给她。

    妖怪与人类的穿着也相差甚大,此刻她身上这一身白绿相间的衣服,与现世某宝上卖的和风元素日常连衣裙也没什么区别。

    把白色碎花连衣裙和内衣都洗干净之后,夏悠一转身便看见茨木站在不远处,顿时吓了一跳。

    “你怎么还没休息?”

    “你大半夜的跑这么远,就不怕遇到不善的妖怪吗?”茨木没有回答,而是带着几分斥责地问道。

    话说完,却是目不转睛地盯着她手上的内衣和胖次看。

    什么奇奇怪怪的衣服,他从来没见过。

    夏悠一怔,只以为茨木是担心她方才来寻自己,心底划过一丝暖意。

    但见他一直盯着自己手里的胖次看,一张脸顿时红一下绿一下的。换成是别人,她说不定拳头已经招呼过去了,可眼前这位大佬她不敢。

    幸亏夏悠并不知道其实刚刚洗澡的时候茨木就目睹了全程,不然现在体内的洪荒之力早就封印不住了。

    “咳……已经很晚了,你还有伤在身,快回房休息吧。”说着,夏悠不着痕迹地把内衣胖次藏在身后,心里生出几分莫名来。

    她没忘记今晚上还要跟这家伙共处一室。

    虽然茨木的保护让她很感激,和那突然时不时流露出来的关怀和温柔却让夏悠心里有些不安。

    她是口口声声说要做跟班追随茨木,可那都是一时之计,她真的没想过成为对方的所有物啊!

    这个时代,被男妖藏在身后保护的女性,跟成为他们的女人也没什么区别。

    想到这里,夏悠心底开始发毛。

    马屁拍过头就不好了,她得找个合适的时间赶快开溜,不能真的就这样随茨木跑到妖怪窝里去。

    晾好了衣服,茨木却仍未入睡,见夏悠回房,他抬头问道:“夏悠,你父亲是谁?”

    夏悠心里一紧,不假思索地回答道:“我也不知道。”

    这可不是在骗他,她真的不知道那位父神姓甚名何,是个地中海还是罗圈腿,如今身在何方。

    茨木却沉默了下来,若有所思地看着她。关于带夏悠回大江山的事情,他已经开始有所意动。

    不知道父亲是谁,看来也是个与人类一夜风流之后就抛下对方的渣妖。

    从夏悠爆发出的力量来看,她那个“父亲”绝对不是什么简单的角色。越是强大的妖怪越难拥有子嗣,对方大概还不知道自己有这样一个女儿,也算是活该了。

    既然对方根本不在乎夏悠,那自己就把她带回去好了。

    但他仍旧有些犹豫不决。

    要知道,夏悠潜力虽然很大,目前的实力却不够资格站到他身边这样的位置,这绝对会引起其他妖怪的不满与愤怒。

    可是如果把夏悠置放到自己目光所不能触及的位置,那么作为半妖的她又会受到欺负与排挤。

    想到这里,茨木忍不住望向夏悠,回忆起了黄昏时分对方眼角处的晶莹。

    他不是没见过女性在自己面前哭,但那都是惊恐的、害怕的。

    一个女人因为担心自己而哭泣,还是有生以来第一次。

    他望着夏悠,夏悠却已经沉沉地睡了过去。

    虽然满腹心事,可她累不不轻,此刻睡的很沉很沉。洗净了泥污与血迹,那张脸白嫩白嫩的,有几跟深黑发紫的发丝凌乱地洒落在上面,长长的睫毛盖住了那双会令人心动的眼眸。

    夏悠睡得香,茨木却睡不着了。

    此刻他的心里有些闷气,气的是夏悠在陌生妖怪的领地里还能睡的这么踏实,完全没有一个半妖为了生存而该有的警惕性。

    但生闷气之余,他心里又有些许喜悦。

    是否因为他守在身旁,所以才能如此安然地入睡呢?

    这一刻的茨木,还不懂这种纠结的情绪叫做心有所动。

    (夏悠:大佬您内心戏真的多。)

    *****

    夏悠和茨木一连在小鹿的领地里停滞了整整两天。

    无他,只因茨木那一战用尽全身的妖力,牵扯鸩毒来势汹汹,反复发作。

    基本上时不时地,他便会因为鸩毒而麻痹身体无法动弹好一阵子。

    这种状态是很危险的,不能轻易在外面走动,他没忘记奴良组的混蛋还在到处追捕他。

    然而随着时间的推移,夏悠再镇定的内心便也渐渐开始焦躁不安了起来。

    已经过去快四天了……

    夏目……斑……还有爸爸妈妈……

    她真的很害怕,自己会不会就这样回不去了。

    不论怎么样,一定要寻找神明才行。她有勾玉信物在身,只有这样才有和那位父神联系上的机会。

    茨木敏锐地察觉到了她安静外表下内心的躁动不安,想要开口询问她缘由,夏悠却随口扯了个理由搪塞了过去。

    “没什么,只是觉得呆在小鹿这里白吃白喝不太好。”夏悠笑了笑,隐藏了心事,拿出剩余纸张不多的速写本和铅笔来。

    茨木鸩毒发作又难以动弹了,倒是个方便作画的好模特,与其干着急,不如画画静静心。

    这一招果然有效,沉浸在画本中之后,夏悠烦躁的心情很快宁静了下来。

    茨木本想问她在做什么,可见夏悠那副格外认真的样子,竟忍住了没去打扰。

    “夏悠姐姐~”远处,蝴蝶精露出脑袋轻轻叫了一声,神色期待地看着她,“刚刚山童又捉到鱼了哦!”

    夏悠很快就反应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