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小说网 www.00xs.us,最快更新[综]神二代的我命途多舛最新章节!

    茨木被她崩溃的惨叫声吓得愣在原地, 手脚无措地想要上前安抚她。

    “这件不可以吗?”

    刚刚明明是夏悠让他拿的……为什么突然这么生气啊……

    夏悠正脸色狰狞地想要让茨木快把内衣放下, 便听见木楼梯响起“咚咚”的脚步声。

    有人来了!

    决不能让第二个人看见这个画面, 否则她跳进黑龙江也洗不清了。

    此时此刻,夏悠脑子里只剩下了这个想法。

    “不许出声!不许出门!不然我现在就做了你!”她浑身一哆嗦,顾不得三七二十一,连忙赶猪一样地把茨木推出房间,塞到了隔壁的屋子里。

    随后她迅速地溜回自己的卧室中, 整套动作一气呵成如行云流水般顺畅, 前后不过三秒钟。

    茨木欲言又止地看着她逃也似的背景,最终收回了想要问出口的话。

    既然夏悠说不准说话不准出门, 那他就听话去睡觉好了。

    不过, 这件衣服的样式好奇怪啊……

    茨木好奇地拿着手上的衣服翻来摸去, 上面的蕾丝花边摸起来让他感觉有点粗糙,不如那件碎花裙柔软轻薄。

    但是这上面有很浓重的夏悠的味道!

    这就已经足够了。

    夏悠的门前很快响起了一个询问声,“小悠,你刚刚在喊什么?”

    是夏目贵志。

    藤原家的卧室三间在二楼,一间在一楼, 上了大学以后夏目贵志经常会很晚回家,怕吵到家人休息,所以特意住在了一楼。

    “我可以进来吗?”

    夏悠迅速对着镜子理好衣服, 调整好脸色和心情打开了门, “哥哥进来吧。”

    “今天不是很累吗?怎么还没有睡觉呢?”夏目贵志见她屋子里的灯还开着, 眼神绕了一圈停在那仍打开的衣柜上。

    衣柜挂着数件衣服, 小格子柜里被翻的有些乱, 一条胖次要掉不掉地半挂着。

    夏目贵志轻咳了一声,连忙挪开了视线,两颊有些微红。

    虽说夏悠小时候他还亲手帮忙搓洗过妹妹的贴身衣物,但她现在已经长大了,大半夜就这样进她的房间里似乎有些不妥。

    夏悠注意到他的不自然,叹了口气把衣柜门关上。

    夏目贵志的性格虽然比起高中的时候开朗外向了很多,但还是有些害羞呢。这个年纪应该交女朋友了才对,也不能总埋在书本学业里。

    他该多和女孩子相处一下,记得他以前的高中同学,那个叫多轨透的姐姐似乎在PP号上提起过她已经毕业了,下半年打算来东京工作。

    这可是为数不多的知道夏目贵志秘密的同龄女孩子。

    收回发散的思绪,夏悠歉意地道:“抱歉,吵醒你了吧?”

    “刚刚做了个噩梦,梦见从柜子里钻出来好多可怕的妖怪,被吓醒了……”

    闻言,夏目贵志理解地点了点头,温声安慰她,“是因为茨木的事留下心理阴影了吧?别怕,我和斑都在家里呢,不会有事的。”

    夏悠乖巧地点了点头,一句茨木的事都没有提,催促他赶快回房睡觉。

    离开前,夏目贵志仍不放心地叮嘱了她几句注意身体不要熬夜之类的话,方才下楼离开。

    确认脚步声消失以后,夏悠才眼神复杂地从衣柜里翻出一件不常穿的柔软春夏薄外衫,蹑手蹑脚鬼鬼祟祟地溜进了客房里。

    茨木好像已经睡着了。

    大约是夏悠的气息真的让他感到安心且毫无防备,门轻响了几声也没能让意识向来警惕的他醒来。

    夏悠正打算偷偷地把自己的内衣取回来,她走至床边,借着窗外的月光看到眼前的一幕后,瞬间又石化在原地。

    茨木睡的很香,夏夜里他没有盖薄毯,安静乖巧地枕在枕头上沉睡着。

    只是……

    看着脸上盖着一件浅粉色内衣活像是在cos变.态版咸蛋超人的茨木,夏悠的青筋又开始不受控制地跳动起来。

    我屮艸芔茻……

    夏悠紧紧地捏着手里的薄衫,心中一瞬间有想用这件衣服捂死对方的冲动。此刻如果有人醒来之后发现床前站着夏悠,一定会被她的狰狞脸色吓到尿床。

    夏悠发誓,要不是因为那十一年……那十一年!她可能已经动手这么做了!

    啊!啊!!啊!!!

    夏悠像个土拨鼠一样在内心静默呐喊了数声发泄情绪,随后强迫自己冷静下来,拿走了茨木脸上的内衣。

    夜色下,他的睡颜一半暴露在月光中,一半隐藏在阴影里。总带着戾色的眼睛没有睁开,看起来有种温顺乖巧的错觉。

    夏悠脸色一言难尽地把薄衫扔在他脸上,心情复杂地拿着衣服回到了卧室里,把门紧紧反锁上。

    她感觉自己快要窒息了。

    一夜难眠,隔壁某妖怪睡的有多香,夏悠就睡的有多不踏实。

    第二天早上不出意外地起晚了,早饭是夏目贵志做的,吃完以后他就赶早出门去听讲座了。

    夏悠爬起来洗漱完以后,感受到浑身的力量又变得充沛起来,第一时间就顶着个鸡窝头在房间里捣鼓着设立结界。

    门锁不安全,根本拦不住那些非人类,她要给卧室设一个结界,没她的允许谁也别想随意出入!

    茨木默默地看着她给房门墙壁窗户都严严实实地打入符咒,把整个屋子弄的活像是个监狱。其实这个结界目前的力量根本还拦不住他,但夏悠好像对他半夜不告而入的做法很生气,茨木决定一句话也不说,免得惹她生气。

    而且,虽然拦不住他,但是能拦住别人啊。

    想起那个翻窗而入的夜斗,茨木暗自在心底冷笑了一声。

    夏悠的窗户只能他翻,夏悠的衣柜只能他钻,除了他以外,谁都不行!

    夏悠并没有察觉到茨木这危险的想法,她见茨木像个知道自己做错事的宝宝似的在旁边看着她一句话不说,脸色方才缓和了不少。

    “别在这里傻站着了,快去吃早饭吧,吃完早饭我带你出去买几身合适的衣服穿。”

    “对了,你能改变自己的外貌,把妖纹和鬼角藏起来吗?”

    如今这个时代,高天原已经聚众神之力将此岸和彼岸一分为二,新生代的妖怪被分隔在彼岸,无特殊力量的人无法轻易看见它们。

    但茨木却是生于平安时代的,那个时代魑魅魍魉百鬼丛生,两个世界不断交织纠缠在一起,因此他根本不受到如今规则的约束。

    像他这样在两岸被分隔前诞生的妖怪,大多要么都隐居了起来,要么化作人类潜藏生活在社会中,没有敢随意暴露自己妖怪之躯的。

    “没问题。”茨木点点头,立刻改变了自己的模样。

    他隐去鬼角,又学着夜斗和夏目贵志那样把自己变成短发,外表看起来与人类无异。

    夏悠满意地点了点头。

    茨木化作人类的模样看着还挺帅的,跟电视里有个当红的男明星蛮像,放到校园里或许会像迹部他们那样引起骚动。

    只是虽然改变了外貌,他的气质没有丝毫变化。

    虽然在夏悠面前他隐藏了很多,但那刻在骨子里的狂色与自傲却怎么也藏不住,看起来凶凶的,给人一种不好相处的感觉。

    “你要带我出去吗?”茨木眼中露出毫不掩饰的喜意和跃跃欲试来,“只有我们两个?”

    太好了,可以和夏悠单独相处!家里的两猫一狗他怎么看都觉得碍事碍眼。

    “才不是呢!”夏悠没好气地说道,“我约个朋友一起。”

    她平常比较宅,很少逛实体服装店,还缺个购物向导。一岐日和是最好的人选,对方接通她的电话以后,立刻爽快地答应了下来。

    “我昨天已经听夜斗说过了,等会儿正好见见你的男朋友!”

    “不是……”

    “那就这么定啦,十点在秋原街见啦!我还在拖地板,早上夜斗那家伙笨手笨脚把牛奶洒了一地,先不说啦!”

    夏悠还没来得及解释这不是她男朋友,一岐日和就急急忙忙地挂了电话。

    “……”

    茨木一直怀着警惕地听她打电话,在听到电话里传来一个女声后,确定那个朋友不是男性才松了口气。

    昨天在和夏目贵志等人的聊天里,他已经知道了这个叫做“手机”的东西可以让两个相隔很远的人立即对话,比以前阴阳师们那些传音纸鹤强多了,想不到区区弱小的人类居然能弄出这么厉害的玩意儿来,倒真是让他刮目相看。

    夏悠见他不去吃早饭,只好叹了一口气自己走向了餐桌,茨木果不其然地也跟着过来了。

    “现在时间还早,我去把院子里的衣服收回来,你去沙发上和斑看电视吧。”

    夏悠丢下这句话走向院子里,余光瞥见茨木又一声不吭地远远跟着她,还装出一副正在看风景的样子,额头的青筋立刻跳了跳。

    这货几乎是寸步不离地像个跟屁虫一样黏着她,已经半个早上了……

    就连她上厕所的时候都要守在门口,害的她翔都拉不出来!

    一想到很有可能还要被这么黏上好几天,夏悠就觉得自己快要不能呼吸了。

    她黑着脸把晒干的衣服收起来,便听见大门口的栅栏门处有一个陌生的软糯声音在呼唤她。

    “那个……请问夏目哥哥在家吗?”

    夏悠闻声望去,便看见一个超萌的大眼萝莉乖巧地站在那里,双手提着像是个甜品袋一样的东西。

    小姑娘扎着两个短短的小辫子,看起来让夏悠觉得有一种莫名的熟悉感,却又一时之间想不起来。

    “我是藤原夏悠,请问小朋友你找我哥哥有什么事吗?”

    “姐姐好,我是住在友枝町的木之本樱,姐姐可以叫我小樱,初次见面请多指教。”小姑娘格外有礼地弯了个腰,声音听起来又甜又糯。

    这名字听起来好熟悉啊……

    夏悠眼中闪过一丝疑惑,大约是看到了她的疑惑,小姑娘解释了一下自己来这里的原因。

    原来是住在一个丁目的孩子,就在附近的友枝中学上初中,与夏悠家只隔了两户的距离。前两天小樱家里养的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