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小说网 www.00xs.us,最快更新[综]神二代的我命途多舛最新章节!

    夏悠从震惊中找回理智, 和茨木简单解释了一下这个世界的规则,委婉地拒绝了他的心意。

    “所以,我不能和你回大江山,也不能做你的伴侣。”

    茨木认真地听了半天, 总算是大概理解了她说的学业问题。但这么简单就想让他放弃,这是绝不可能的。

    “没关系,我可以等你,你总不会学一辈子吧。”

    夏悠一噎,正打算继续摆摆手说什么, 卧室的窗外便跳进来一个熟悉的身影。

    “不行的,你没车没房没存款, 怎么可能娶到妹子!”

    夜斗嚼着口香糖落在地上站稳,把手里的刀收了回去,雪音顿时出现在他身旁,看起来像是刚刚才完成任务委托的样子。

    夏悠脸色隐约有几分发黑,“你在外面偷听多久了?”

    “我没有偷听啊,我刚来就正好听见这么几句话而已。”夜斗摸了摸下巴, 好奇地打量起茨木来, “刚刚我在路上碰见你哥哥了,这不就是当初跟你在一起的那个妖怪吗?居然会从那个时代追到这里来, 还真是执着啊。”

    “可是光有执着是不够的!”

    话音落下,雪音悄悄扯了扯夜斗的袖子, 示意他别再继续说下去了。自打夜斗开口说出第一个字起, 茨木看向他的眼神就像是能在他脸上戳出个洞来。

    居然如此旁若无人的闯进夏悠的房间!

    而且听他们的交流, 似是十分熟稔的模样。

    茨木心中立刻对这个少年敲响了警钟,饱含敌意的眼神在夜斗身上转来转去,“没车没房没存款,是什么意思?”

    “就是这个世界的男人用来娶老婆的东西啊,代步工具、住的房子、还有大把大把的钱!你要找别人和你过日子,总得有基本生活保障吧?”夜斗一边解释,还比划着做了个骑马的动作,整个人手舞足蹈的,“你现在没有这些,人家姑娘都不爱搭理你的!”

    所以看他一千多年了都还是单身狗。

    毕竟哪个妹子愿意和他蜷缩在高天原那块只有几平方米大小的土地上呢?

    更何况他还是个没结婚就带了个小拖油瓶的老男人……

    想到这里,夜斗心情悲痛地看了一眼雪音。

    茨木闻言,脸色缓和了许多,微抬起下巴眼中冷光一闪。

    “大江山有的是马车,只要夏悠喜欢,随便叫哪只妖怪来给她驾车都可以。至于房子,她可以和我一起住在大江山的行宫里,金银财宝领地里数也数不完。”

    茨木骄傲地抬起了脸,如果只是这些东西的话,他有的是。

    夏悠嘴角一抽,凶巴巴地瞪了夜斗一眼。

    这几个非人类生物,在她的面前胡说八道什么哦。

    “有房子却没wifi能有什么用。”雪音看他那傲气的模样,忍不住小声地嘀咕道,“没有自来水电和免费wifi的时代,学姐是脑子被门夹了才会和你去大江山。”

    房间里瞬间杀气四溢,雪音一哆嗦,藏到了夜斗身后。

    “我明明说的都是实话嘛……”

    “茨木你别吓雪音。”夏悠急忙拉了拉他的袖子,“这是夜斗,还记得吗?就是当初那个带我去找解毒草的小神明,雪音是他的神器,虽然是神,可他帮过我们啦,你不要表现的那么有敌意。”

    看夏悠紧张的模样,茨木的脸色有一瞬间的扭曲。

    这个男人和她是什么关系,夏悠就这么紧张自己对他不利吗?

    感受到莫名的寒意落在自己身上,夜斗打了个哆嗦。

    怎么感觉凉飕飕的呢……是夏悠把空调温度调太低了吧?

    茨木甚至顾不得去问雪音“歪发爱”是个什么鬼玩意儿,他藏起杀意,心下不爽地问道:“你们和夏悠又是什么关系,有什么资格对我和她之间的事情指手画脚?”

    “呃……”夜斗挠了挠头,他怎么突然觉得房间里弥漫着一股酸味呢。

    看出茨木在想什么,夏悠叹了一口气,无奈地解释道:“夜斗是我的朋友,也算半个同事,都在事务所做事。”

    “此外关于这个话题的讨论就到此为止,不管怎么样,我是不可能丢下家人不管和你回大江山的。”

    茨木并不意外她的回答,仍是神色坚定而认真地说道:“我能明白,但是没关系,我可以一直等你。等到他们都不在的时候,你总该能放心的和我走了吧?”

    人类的寿命只有那么短,可妖怪的寿命很长。

    “反正我都等了这么久,也不在乎多等几个十一年。”他别开头,语气里带着一丝难以察觉的的委屈和闷气。

    夏悠的心没办法控制地一软,十一年等待这个事情,的确是她亏欠茨木多一些。

    只是……

    她无奈地笑了笑,“说什么傻话呢,我也是人类之躯啊,等到那个时候,我都已经是个年过半百的老年人了……”

    她容颜老去青春不在,而茨木依旧是这副模样,怎么都觉得这种恋情不会持久。

    “对啊,而且你怎么等夏悠?难道你要留在这个世界等她变老吗?我跟你说,你连身份证都没有,可是黑户一个,被警察抓起来的!”

    茨木没好气地又暗搓搓剜了夜斗一眼,然后缓和脸色温柔地对夏悠说道:“没关系,我可以将你神隐。”

    “我会用特殊的仪式,把我的妖力和寿命都分给你一半,你生我生,你亡我亡。”

    他和酒吞曾是住在地狱之中的鬼,他愿意放低姿态向阎魔征得举行这种仪式的资格。就算阎魔那个老女人不同意,那也拦不住他。

    夏悠微怔,茨木是认真的。

    不得不说,这一刻她平静的心被触动了一下,泛开一圈圈涟漪。

    不是因为可获得长久寿命与不老容颜的心动,而是因他愿意为自己付出这么多而感动。

    夏悠想,如果她是个土生土长的平安时代少女,估计这会儿已经感动的答应他了吧。

    可时代之间的鸿沟哪里是这么轻易就能跨越的。

    “咳……咳咳咳!”夜斗斜着眼用力地大声咳嗽了几下。

    这妖怪,当着他的面说这些肉麻的情话,简直是不把单身狗的尊严放在眼里!

    夏悠回过神来,心跳有些快速,她不自然地避开了茨木的眼神。

    “做伴侣是要两情相悦的事情……”

    茨木微愣,随后再次轻笑了一声,平静地道:“我知道。”

    “我知道现在是我一厢情愿,但我会努力让这件事变成两情相悦。”

    平静中带着丝丝苦涩,更多的却是执着。在夏悠身边没有出现其他男人之前,他是不会放弃的。

    夜斗的驴脸顿时拉的老长,这妖怪怎么就是不把单身狗放在眼里呢?

    “咳!咳咳……呃、咳咳!”夜斗咳着咳着,把自己咳得脸红鼻子粗,这次却不是故意的,而是假咳到一半被口水呛住了。

    夏悠快速跳动的心正情绪复杂,闻声再次凶巴巴地瞪了他一眼,“嗓子卡了不会自己倒水喝吗?”

    说着,她起身给夜斗端了一杯水,借此避开了之前的话题。

    “好了好了,今天就到此为止!”

    “你突然来到这里,都没有和你那个挚友打过招呼,太晚回去他会担心的吧?”夏悠一边打哈哈,一边将衣柜门打开,“茨木,我来送你回去吧。”

    茨木眼神黯淡了下去,但想到以后依旧可以和夏悠见面,心情方才又明亮了不少。

    但是衣柜门被打开以后,那阵法却只亮起一阵淡而朦胧的光,片刻后消失,衣柜再次恢复了原样。

    传送阵的时空隧道并没有如预料中那样被打开,夏悠的脸色顿时一僵。

    “坏了!”

    “又出毛病了?”夜斗也伸脖子过来瞧了瞧。

    夏悠点点头,察觉到大概是这垃圾传送阵又出了问题,夏悠脸色发黑地转身皱眉打开电脑,准备向管三投诉事务所这个质量不过关的假冒伪劣产品。

    只是这次她还没能先兴师问罪,就看见聊天记录里管三已经疯狂地对她狂轰滥炸刷了半天屏。

    “夏悠!!!!出来出来!”

    “妈耶你这个不省心的娃到底对我们的传送阵做了什么!”

    “姑奶奶哟你倒是快说话啊,人呢!!!”

    夏悠神色一紧,连忙敲键盘回复过去。

    “来了来了,你知道传送阵出问题了?刚刚我发现它不能成功启动了,这是怎么回事?”

    管三以生平最快的速度秒回她,“怎么回事?我还想问你怎么回事呢!我问你,你是不是从那个世界带了什么力量很强大的物品回来?”

    “我早告诫过你这个传送阵除了你可以通过以外,只能携带一些没有力量气息的死物,否则阵法承受不住的,你这孩子怎么就是不听话呢!”

    夏悠身形一顿,余光瞥了一眼身旁神色疑惑的茨木,心头有种不好的预感。

    “……我没带什么力量气息强大的东西回来,但是刚刚因为一点意外,有一只妖怪不小心和我一起回来了……”

    “??????”

    网线对面的管三显然是惊呆了。

    “你不是说其他活物不能通过传送阵吗?所以说老哥啊……你们这阵法是不是假的?”

    “不可能!!!我们这传送阵可是经过反复研究实验的最新产品,绝不可能出现任何问题!”

    回复完这句话以后,对面的管三好一会儿后才再次有了反应。

    这次的语气没有那么激动了,却带着几分古怪与暧昧。

    “夏悠啊……你老实交代,那个妖怪是不是你的男朋友啊?”

    夏悠嘴角一抽,“本姑娘还是单身贵族,谢谢!”

    “……别不承认了,我都已经知道了。”

    “你知道什么了?”

    画面停顿了片刻,好一会儿后管三才发过来洒洒洋洋一大段话,雪音与夜斗皆是凑过脑袋来一起围观。

    夏悠快速地看完,那段话的大概意思是,绿丁丁事务所是一个诞生在无数平行空间交叉点的组织,这个独特的阵法乃是他们耗费数千年心血才研究出来的。

    因为要用到这个阵法的主人所往来的时空都不一样,所以每一个阵法都是独一无二的,为了让主人能够顺利地在正确的世界中往返,阵法在初次被启动时会精确记录下主人的力量气息乃至血液等信息,符合记录的对象,都可以完美地穿过阵法。

    “现在这个情况证明阵法在第一次启动的时候,通过你的身体记录下了那个妖怪的力量气息。”

    “所以唯一的解释就是,你的身体里有那个妖怪的体.液……夏悠啊……你emmm……”

    这段意味不明的话顿时让围观者想歪了。

    “体、体.液!”雪音红着脸后退了两步,目光闪烁地看了看夏悠,又看了看茨木。

    “啊——!”

    这时,夜斗瞬间惨叫一声,痛苦地蠕动着身躯去掐他,“够了混蛋!你不要想那些猥琐的事情啊!刺痛我了!”

    夏悠抖了抖嘴角,瞥了眼不明所以且不认识当代文字的茨木,脸色青一下红一下,煞是好看。

    “闭嘴吧你!再胡说八道一句我顺着网线爬过去打爆你的狗头!”

    喷完管三,夏悠才顶着黑锅一样的脸色冷静了下来。

    她迅速地想起来,半个月前第一次穿越过去遇到茨木的时候,他正受了伤鲜血直流,对方用鬼爪捂她的嘴时,不可避免地让她咽下了对方的血液。

    妖怪的血液是带有力量气息的,并且经久不散,这应当才是茨木为什么会和她一起回到现代的真是原因。

    想到这里,夏悠快速地和管三解释了一下事情的来龙去脉。

    “事情大概就是这个样子,现在传送阵启动不了了,要怎么办?”

    “原来是这样啊……算了,你不用担心,问题不算很严重,是你大概要再等个一星期左右了。”

    管三解释道,传送阵是因为无法承受两个对象如此强大的力量,因此才会停止运转了。等他和上面报告一下情况,批张更高级的阵法图纸下来,将原来的阵法加固升级一下就可以搞定了。

    夏悠松了一口气,问题不大就好。

    只是……这也就意味着,茨木这几天都必须住在家里了!!!

    她脸色古怪地扫了一眼旁边的茨木,突然间一个头两个大。

    最先惨叫出来的是夜斗,“什么!?那岂不是意味着今晚我和雪音不能睡客房了?”

    “唉……八成又要和夜斗挤在六平方米的厕所里了,算了反正我都习惯了。”雪音叹了一口气。

    夏悠家有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