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小说网 www.00xs.us,最快更新[综]神二代的我命途多舛最新章节!

    “那个……姐姐大人,你刚刚为什么叫我的夫君父亲大人呀?”抚子疑惑地望向她。

    “呃……啊哈哈……不好意思, 我刚刚脑袋被撞了有些发懵, 一不小心就认错人了。”夏悠指了指发红的额头,尴尬地笑了两声。

    那人对她胸口的勾玉挂坠完全没有任何表示, 夏悠基本可以确信自己认错了人。

    “一会儿我拿药草给你敷一下, 很快就会消肿的!”抚子心疼地看了一眼她的额头,又继续不解地问道,“不过, 姐姐你怎么会突然出现在我家?那个和你在一起的白发大妖怪呢?”

    夏悠正欲搭话,便听的外面的庭院里发出一声巨响,似是有树木折断的“咔嚓”声,还有一道夹杂着焦急与怒气的男音传来。

    “让开!别当我的路!”

    夏悠浑身一震,下意识地抓紧了抚子的手。

    “姐……”

    “嘘……”夏悠迅速捂住抚子的嘴, 示意她不要出声,然后咬了咬牙,不动声色地移步至窗边, 隔着木雕小心翼翼地朝外面看了看。

    玉藻前正与一只赤角妖怪敌对而立, 那妖怪一身战甲,脸色比天边的乌云还要阴沉。大风刮过吹起他略显凌乱的白发,金瞳在暗色下闪动着狂怒与凶狠的光芒, 活像是从地狱里爬出来的修罗,能把吓得人尿裤子。

    夏悠脸色猛然一白, 本能地缩回头藏在了窗外, 一颗心怦怦直跳。

    那妖怪不是别人, 正是半个月前她不辞而别的对象茨木童子。

    “完了完了……要是被他看见,一定会弄死我的……”

    真是霉运年年有,今年特别衰。

    怎么两次穿越都被送到了这个大妖怪身边?万万没想到茨木竟然也在附近,要是被对方看见,她该怎么解释十一年来突然消失的事情?

    茨木的脾气可算得上是冲动暴躁。

    夏悠正寻思着怎么避过这场风头,屋外的对话声就隐约传了进来。

    “无礼的小子,你们两方势力的斗争不要牵扯旁人,要打便去林子那边打,莫扰我夫妻二人清静!”

    “让开,我要找人!”茨木拧眉冷声道,声音中透着一丝焦急和掩饰不住的愤怒,“我已经嗅到她的味道了,她就在这里,我只管把人带走,无意与你为敌。”

    虽然语气渗人,但这番话从他嘴里说出来,已经算得上是客气了。

    “你扰了我妻子的静养安休。”玉藻前皱眉淡淡地说道,察觉到对方来势汹汹,但屋子里那小姑娘似和抚子关系不一样,他目前还不宜轻举妄动。

    话音落下,屋子夏悠顿时打了个哆嗦,“完了完了……”

    听这话,怎么像是冲着她来的?

    夏悠躲在屋子里,隔着墙壁却如芒在刺,那家伙气成这样子,让她有种自己走出去就会被一巴掌拍死的感觉。

    “姐姐大人……”抚子惊疑不定地看了看窗外,又看了看夏悠,“那个妖怪不是当初姐姐身边那一只吗?”

    把对方骇人的神色和夏悠害怕的神情收入眼中,抚子转瞬间便像是明白了什么。

    “那个妖怪在找姐姐,姐姐是从他身边逃出来的吗?”

    抚子记得,夏悠好像是那妖怪的女人。

    “我知道了,一定是他对你不好所以你才逃走的,姐姐别怕,我给藻哥传音,不会让他把你带走的!”

    抚子自以为猜到了真相,心疼地望了夏悠一眼,然后凝聚灵力向玉藻前悄悄传音。

    “……这,其实……”夏悠抽了抽嘴角,一时间又紧张又不知道该怎么解释才好。

    “不用多解释了,让我来用灵力帮你掩盖气息!”

    只一瞬间,玉藻前便听到了抚子的声音,他眉头微微一簇,随后缓缓松开来,冷淡地说道:“这里除了我和我的妻子以外,没有别人,你寻错地方了,快走吧,我不想和你动手。”

    真是个麻烦的小家伙……也罢,毕竟是妻子的救命恩人,帮一帮也是应当的。

    感受到刚刚那股熟悉的气息逐渐变淡,时隐时现起来,本就急火焚心的茨木连最后一点耐心和理智也消失殆尽了。

    “不要以为你用手段把她的气息掩盖住我就察觉不到了!玉藻前,那是我大江山组的人,你把她藏起来妄图做什么?”

    夏悠明明应该听到了他的声音,也嗅到了他的妖气才对,可她为什么不出来见自己?

    想到她可能被迫囚藏在里面处境不妙,茨木急的瞳眸发红,忍无可忍地冲破抚子的结界向玉藻前袭去,“无耻的九尾妖狐,把她交出来!”

    话音落下,双方的身影迅速交战起来。

    见到这幕,迟来一步的奴良滑瓢拦住部下,提着武器饶有兴趣地在远处的角落里看起戏来。

    “啧啧啧……这茨木疯了?居然和这只九尾狐打了起来……”

    玉藻前的妖力很强,是一个劲敌,奴良滑瓢从来都没有想和对方结仇,此刻见对手突然与之交恶,便干脆抱着双臂看起热闹来。

    “那家伙在急什么啊?”

    听他的话,似乎再找一个人?到底是什么人,能让这只妖怪失去理智急成这幅模样……

    奴良滑瓢若有所思地看向那座木宅屋。

    “大将大将!刚刚鸩来报说山脚底下出现了阴阳师,好像有厉害的角色自京都府里来了,我们……?”

    奴良滑瓢神色微凝,当机立断道:“叫所有妖怪都藏匿起来,不要轻举妄动和任何一方冲突!”

    屋内,看到外面双方动起手来的夏悠立刻就坐不住了。

    “不行不行……我必须出去了……”

    “姐姐大人!”抚子连忙拽住她,用力摇了摇头,“不要出去,小心伤到你。”

    “那家伙看样子是冲我来的,谢谢你们的好意,但我不能给你们添麻烦!”夏悠咬唇摇了摇头,拉开了抚子的手。

    她虽然不辞而别十一年惹的对方大怒,但好歹之前也帮他采解毒草,茨木要是还念那么一点点旧情的话,应该不会一爪子直接了结了她吧……

    妈耶……谁能来拯救她于水火之中啊!

    夏悠微白着脸,硬着头皮朝庭院外走去,绞尽脑汁地思考着见到茨木以后该怎么说才好。

    要不然……装失忆说你认错人了?

    她觉得这是个比较可行的法子。

    就在这时,一个墨紫长发的俊美男人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