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小说网 www.00xs.us,最快更新[综]神二代的我命途多舛最新章节!

    “真的有……妖怪吗?”对于这个事实,少年仍有些不敢相信。

    听着幸平创真的喃喃自语,夏悠侧头微微一笑,“有我在,你不要害怕。”

    幸平创真外在阳光活泼,平时甚至还有些吊儿郎当的样子,但内在却是个冷静的人。

    听到这句话,他本能地想反驳自己没有害怕,两颊却在看到对方璀璨的笑眼时没由来的一红。

    “呃……嗯……”一个比自己大不了多少的女孩子说出这样的话,心里不免感觉有些别扭的。

    刚刚他是有些惊讶和紧张的,但夏悠神色轻松自如,站在她身边,幸平创真奇迹般地就放松了下来。

    仔细地扫视了一遍食事处的各个角落,确认没有妖怪藏在任何角落以后,夏悠询问幸平创真怪事的具体细节。

    随后,她点点头道:“好,既然这样的话,你把之前那个炒饭再吵一遍吧,一定能引出那个妖怪。”

    幸平创真点点头,配合地系上围裙,在炒锅前忙碌起来。

    少年一触碰菜刀和锅铲,顿时就像变了一个人似的。金黄的蛋液飞快地被筷子翻搅着,随后在油锅之中膨胀开花,米饭与虾仁裹挟着蛋液在锅中翻滚,一套操作有种行云流水般的利落。

    虽然夏悠是来除妖的,也不由被幸平创真做饭的样子所吸引住了。

    红发的少年嘴角微扬,淡定的脸上闪动着自信的光芒,与刚刚那个呆呆愣愣的样子判若两人。

    随着一味味调料的加入,稍作片刻后,一股令人垂涎欲滴的鲜香味立刻弥漫在空气中。

    夏悠被这个香气勾回神来,看着那盘炒饭不由得眼前一亮。

    她吃过很多家饭店的黄金虾仁炒饭,但没有一家能像幸平创真所烹饪的这一盘如此诱人夺目,光是看着那热气腾腾的白雾、金黄诱人的米粒,就有种食指大动胃口大开的感觉。

    “你的厨艺真厉害。”夏悠双眼一亮,由衷地赞了一句,“现在会做饭的男孩子不多,像你这么厉害的就更少了,做你女朋友的妹子当真有口福。”

    “多谢学姐夸奖。”少年的双颊又是微微一红,冲他灿烂一笑,额头还挂着汗水。

    这种称赞从小到大不知道已经听过多少次了,幸平创真早就习以为常,但在听到夏悠这么说的时候,仍旧是控制不住地红了红脸。

    他赶忙将目光从夏悠的脸上,把灶上的火熄灭掉。

    无他,这位学姐的眼睛实在太过夺人神魄了。明明乍看就是位普普通通随处可见的漂亮姑娘,可稍有不注意就会被吸进那个璀璨的漩涡里。

    这真是他有生以来见过最漂亮的瞳眸,就好像看到了夜空中划过的流星一样,幸平创真有些失神地想着。

    “夜斗,好、好香啊……”

    食事处外不远的地方,雪音瞪大了眼睛贴在玻璃上,紧紧地盯着那盘色香味俱全的炒饭。

    “把你的哈喇子擦擦!”夜斗也咽了咽口水,然后将雪音拉到一边,寻了个夏悠的视线盲点躲起来。

    “这盘炒饭应该不是很贵吧?夏悠欠我那么多利息,不知道可以吃多少次……”

    “……”

    *****

    香喷喷的炒饭被放在前台上,夏悠带着幸平创真躲到了一旁食材间的门外,小心翼翼地注视起炒饭周围来。

    夏悠的呼吸很轻,她不动声色地从背包里拿出刚刚准备好的蓝色符咒来,轻轻地夹在指尖。

    注意到她的动作,幸平创真的呼吸也不由自主地变轻了,原本镇定的心情也略染上了几丝紧张。

    “学姐是……阴阳师的后代吗?”

    “你可以这么认为。”夏悠不好多做解释,只得如此应道。

    此刻她正凝眸望着那盘炒饭,幸平创真什么也看不到,可她却能眼尖地看见一个瘦骨嶙峋的小男孩缓缓从油烟通风口处爬出来,咽着口水挪到了炒饭面前,伸出如干柴一样的细细手臂,狼吞虎咽的吃起来。

    夏悠眼神一沉,咒语在口中低低念出,手中的符咒立刻无风自动,朝着那个妖怪飞去。

    空气中蓝光一闪,下一刻,幸平创真立刻便看见刚刚空无一人的桌子上,凭空出现了一个被淡白色锁链缚住的孩童,不由愣在了原地。

    因为那个小孩子的模样实在是瘦的吓人。

    在他发愣的时候,夏悠已经快步走了过去,指尖夹着另外一张紫色的符咒。

    “妈妈……”

    感受到那紫符上令人极度不适的气息,小男孩害怕地往后蜷缩,软糯中带着颤抖的泣音让人心头不由也跟着一颤。

    “夜斗,好像不是什么很凶险的妖怪哎,我们应该不用出手吧?”玻璃之外,雪音戳了戳夜斗。

    运动衫男子迷眼望着室内的情景,抱拳道:“难说。”

    “妖怪也分很多种,那个孩子不是死掉之后被妖怪吃掉而成为妖怪的,而是由自身执念而化作妖怪的。”

    这也就是说,和那些被妖怪吃掉而无药可救只能被斩杀掉的怪物不同,只要解开这份执念,这个孩子仍有转世的机会。

    可若是不小心触动了他的情绪,很有可能立即化作怀有恶念的棘手妖怪。

    当然,如果不想多生是非,直接将这个孩子斩杀掉是最稳妥的做法。

    夜斗的目光挪到了夏悠手里的符咒上,那是一种威力强大而古老的符咒。记忆里,幼时平安时代的人类阴阳师常常会使用。

    只要符咒贴到那孩子的身上,对方就会灰飞烟灭了,他有些好奇夏悠会怎么做。

    这样想着,夜斗却紧盯着夏悠伺机而动。

    他并不希望这个孩子失去最后一个转生的机会,也不希望对方会暴起为妖伤人。

    屋子里,夏悠望着这个骨瘦如柴的小男孩,一时间有些迟疑。

    很明显,她也辨别出了这个小男孩不同于以往那些作恶的妖怪们,但显然也不是打一顿恐吓一番就能赶走的傻妖怪,因而手里的符咒迟迟没有松开。

    “学姐……这个孩子就是妖怪吗?”幸平创真壮了壮胆,几步跑到夏悠身边,仔细地打量起小男孩来。

    “你为什么要偷吃我们家饭店的炒饭?”

    幸平创真有些不解,饭店里那么多菜品,对方为何偏偏对黄金虾仁炒饭这种普通至极的炒饭情有独钟,明明他老爸的厨艺比他强多了。

    “吉太没有偷吃,这是妈妈做给吉太的炒饭!”小男孩缩着脖子反驳了一下。

    似是想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