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小说网 www.00xs.us,最快更新爱你,至高指令最新章节!

    订阅比例不足, 进入自动防盗章程序。

    她开始回忆起往昔。

    “小槿记得吗?你那年到昭阳来参加物理竞赛, 住我家里……”外婆笑道, “林峰没在, 家里就你和连川两个, 一整天都不说话, 我一进家门,姆妈就跟我说,家里安静了一天,跟没人一样,可出来一看, 你俩都在客厅, 一个在睡觉, 一个在看书。”

    陆连川扶在轮椅上的手一紧, 轻轻咳了一声。

    外婆说的并非他们小时候,而是十年前。

    他高中一年级,而温槿这个跳级狂魔, 那年竟然比他还高一级。

    而且温槿比赛完的那年夏天, 就被国防大预录取了。

    天才少女那年明明才十六岁。

    家里突然来了个十六岁少女, 陆连川其实是欣喜的, 可惜少女不爱讲话, 陆连川没办法,只好和她一起体会静心的三重境界。

    第一重, 互不开口。

    那年夏天, 陆林峰大学二年级, 温槿来陆家借住参加比赛那阵子,陆林峰还没放假。外婆在外参加节目录制,爸妈工作,那个周末,大白天,家里只有他和温槿两人。

    姆妈送来水果后就去忙了,陆连川想和温槿说话,但一来不好意思主动开口,二来,他不知道要说什么,索性保持沉默。

    到了下午,天气渐热,陆连川听到了温槿开门下楼的声音,他按捺不住,也跟着下了楼。

    温槿回头看了他一眼,眼仁乌黑,莹白的皮肤热出了红晕,白里透红。

    陆连川准备好了要和她打招呼,哪知温槿只是看了一眼,弯眉笑了笑,礼貌点了点头,一句话没说。

    陆连川咽下了准备好要说的话,也点了点头。

    第二重,无声照顾。

    温槿是被闷到了,她到客厅看起了书,客厅窗户敞亮,通风效果好,能让她静下心来看书。

    只是坐久了,还是热。

    可能是在别人家做客,温槿有些拘束,找不到风扇和空调,也不好意思问陆连川,一个人蜷在沙发一角温书,在阳光对沙发的侵略下,慢慢移动着位置。

    陆连川发现了,他一声不吭地打开了空调,又到厨房切了西瓜,端了两杯冰水,取了两瓶冰可乐放到了桌子上。

    然后,他轻手轻脚离开,二十分钟后,再来看,西瓜还在,冰水没了,可乐还剩半瓶。

    温槿跪坐在地毯上,笔尖在草稿纸上飞舞,专心致志,眉头轻锁。

    陆连川立在一旁看了会儿,撤走西瓜,转身把家里的水果都切了,放在了桌上。

    温槿听见动静,抬头给陆连川笑了笑,眼睛一弯,像月牙,亮晶晶的。

    陆连川逃似地跑了。

    平复心情后再来看,菠萝吃完了,草莓还剩一点,瓜类的水果都还在,一块未动。

    陆连川想:“果然,她不爱吃瓜类水果。”

    陆连川又给她倒了杯水,自己拿了本杂志,坐在沙发上看了起来,过了一会儿,视线就从杂志移到了温槿白生生的脚上。

    她光着脚,跪坐改为盘坐,莹白如珠般的脚趾在灰色的长毛地毯里隐约露出半个,偶尔她停下来思考时,脚趾会动一动,之后保持一个姿势,直到她解题进入下一阶段。

    不知为何,她脚趾一动,陆连川的耳根就痒,一直痒到心里,又化为一股热意冲上头,蒸腾为脸颊的两抹红。

    只不过这么坐久了,肯定会腰疼。

    陆连川抓过身边的垫子,扔给了她,起身走了。

    第三重,互不干涉。

    陆连川推掉了冯羡出去疯野的提议,关了手机,在屋里转了几圈,最终屈服于本心,披着空调被在客厅的沙发上睡午觉。

    温槿还在解题,陆连川在她笔尖划过纸张的沙沙声和轻轻翻动草纸的声音中,杂志盖脸,踏实地睡着了。

    期间,姆妈诧异地来客厅看了看,给温槿续了杯水,温槿轻声说了谢谢。

    他睡他的,她看她的。

    就这样过了一天。

    陆连川回想起这段不是很开心的回忆,总结出了一个结论:没陆林峰不行。从小就是这样,陆林峰在,温槿会说话,会笑,顺带着,就会跟他说话。陆林峰不在,他连说话的机会都没有。

    陆连川又不高兴了,眼神都冷了些,也不知道是在气谁。

    外婆一句话,也让温槿想起了十年前在陆家借住的这段经历,温槿从她的记忆宫殿里扒拉出了这段回忆,记忆宫殿为了给她庞大的知识量腾出够用的空间,早已精简了这段回忆,如今再想,只剩两个关键词。

    一,她喜欢陆连川。

    二,当年还掌握的不是很扎实,以至于难倒她的动量守恒定律。

    温槿七岁时见过陆连川一次,九岁见过一次,之后就是十六岁那年,再次见到陆连川。

    尽管温槿也承认,自己的青春期无影无踪,悄悄的来,悄悄的走,非常平缓,没有出现惊心动魄的转变和热切喜欢的人,但她处在青春期时,确实是喜欢陆连川的,淡淡的,就像她的青春期一样温和且不明显。

    女孩子跟男孩子还是不同,陆连川惦记温槿,是从身到心,心或许还发现得晚,但身体会第一时间告诉他,很诚实做不得假。再往后,无数个想起温槿的夜晚,都会再次强化他对温槿的感觉。

    想拥有她的念头清晰明显。

    可温槿不是,女孩子身体上没有什么明显提示,她是凭相对细腻的感受来判断自己的感情。

    那年夏天的温度,他身上的白衬衫,他骨节分明的手,他扔过来的沙发靠垫,惊鸿一瞥时的倔强侧影,以及他睡觉时,轻轻的、好听的呼吸声,这些都成为了温槿证明自己喜欢陆连川的证据。

    那年夏天,温槿听着陆连川睡着后的呼吸声,暂停了有关物理竞赛的一切,她空出时间,在心里做了个等式换算。

    她把陆连川的一切拆解之后,拼起来,再对应她对他每一部分的心跳反应,得出了结论。

    我喜欢他。

    然而,少男少女都没有表白心迹。

    岁月无声溜走,两个人长大成人,这点年少时的喜欢,就留在了那年那天那时的盛夏。

    直到十年后,被外婆提起。

    温槿这才发觉,原来喜欢和爱才是最神奇的东西

    仅凭几次见面,和后来只言片语组成的画面,她就能爱上他。<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