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小说网 www.00xs.us,最快更新爱你,至高指令最新章节!

    温槿跟甘甜薇联系了, 甘甜薇果然在昭阳, 温槿一点铺垫没做, 直接问蛋糕和花是不是甘甜薇送的, 甘甜薇也挺有意思,不直接回答, 而是拖着腔, 懒声道:“那你来, 我当面告诉你是不是。”

    温槿开心地约好了见面时间和地点。

    挂了电话, 陆连川道:“你竟然直接问出口吗?”

    “不然呢?”温槿说,“又没什么, 我打电话问她就是为了问这个。”

    “你还有她号码?”

    “嗯,我俩换过联系方式。她说如果她在国内,电话一定是能打通的。”

    陆连川道:“我现在觉得……温槿, 你就像一个……”

    “什么?”

    陆连川摇头:“形容不出来, 但我觉得, 你的长相和你说话的语气, 真的很容易迷惑人。”

    温槿就问:“你是觉得上当受骗了还是?”

    陆连川连忙否认:“不不, 不是这个意思……就, 还挺好的……”

    温槿,不管是她的名字, 还是她的长相, 包括有时候她说话的语气神态, 都给人一种, 这姑娘非常温婉的感觉。

    但实际上, 温槿是个行动派。

    不管是她提议结婚,还是她工作时的风格,只要她认准的,有把握的,很快就能付诸实践。

    很多人是想得多但不去做或不敢做,但对于温槿而言,做比想更加容易。

    陆连川分析研究了她的性格和行事作风后,猜想,温槿这人可能是因为不是很在意细枝末节、在意人情世故,所以她做事化繁为简,能够说做就做,直线达到目的。

    就跟打电话问甘甜薇蛋糕鲜花的事一样,常人在电话接通后,起码会先问,你在不在国内,这几天忙吗?

    但温槿,却直接问出核心问题。

    当然,也不是说,温槿这人是因为耿直单纯,不通人情世故才如此。

    温槿其实是个……非常世俗,非常正常的人。

    陆连川吃过亏,所以他知道,温槿并非天性耿直,不懂人情世故,而是温槿活的太顺风顺水,加上她自己实力也够,说话做事也就硬气,可以不用考虑人情世故,可以不用费心经营什么,妥协什么,她完全能够随心所欲做事。这样,久而久之形成习惯后,她做起事来,比寻常人果断果决得多。

    她绝对不是白的,也不是傻的,更不是甜的。

    她是个狠角,天之骄子,幸运值max的姑娘。

    自然,外婆也看出来了,且比陆连川看得更透。

    下山时,外婆叹着气,拍了拍陆连川脑袋。

    陆连川不明白外婆的心思:“怎么了?”

    外婆说:“人啊,得相处之后,才能知道是个什么芯儿的。就比如你跟小槿,你俩表面上看着是一样的,其实啊,你俩是相反的。”

    陆连川道:“嗯,怎么个相反法?”

    温槿提着轮椅在前头走着,竖着耳朵听。

    外婆道:“以前以为你俩是一样的性子,我还替你俩着急,现在看,你俩性子是互补的,我就不替你俩操心了。”

    陆连川这种,被人咬得死死的,根本没什么机会翻腾了。

    陆连川说:“您才知道?我俩当然绝配。”

    温槿回头白了他一眼。

    陆连川恰巧看见了,瞪大了眼:“我这么说,你不同意?你有意见?你觉得咱俩不是绝配?那你跟谁绝配?我大哥?”

    温槿:“你好意思提大哥?你也不怕大哥追出来打你。”

    外婆照着陆连川脑袋又是一拍:“不会说话就闭上嘴,小心等会儿咬到舌头!”

    陆连川现在有底气了,也不怕了,哈哈笑着,追问温槿:“那你说,我跟我哥,你觉得谁配你更搭?”

    温槿说:“我根本不想比较,我是跌到了你这个坑里,这是没办法的事,说实在话,十年前我看上你时,心里其实挺纳闷的,要说优秀特质,包括性格,那也应该是大哥更能让人心动,但我可能是中蛊了,谁知道怎么回事,审美就是跟别人不一样,就相中你了……没办法。所以你现在这么傻,我就是再嫌弃你也无可奈何,有句话说得好,嫌弃时,默念一句话,老公都是自己选的,自己乐意的,比不过别人也没办法,自己挑的,风险自己担……”

    陆连川:“……咳,注意点,长辈在长辈在。”

    外婆:“小槿说得很有道理,问这种问题的才是笨蛋,你看看你是不是!”

    陆连川:“……”无话可说,无言以对。

    “连川,你比大哥可闷多了。”温槿忽然说道,“我印象里,你在家穿衬衣都只解开一个扣子。大哥当年在学校,可是穿着工字背心各个寝室转悠着帮忙……陆连川,你是不是害羞,不敢露胳膊露腿?”

    陆连川听她这个语气,似乎有些熟悉。

    他想:“这该不会是调戏我吧?又来?这傻妞,有些话,能当着长辈说吗?”

    然而,陆连川不知道的是,温槿这人,真的有些邪,她是那种乖邪,大多数时候,陆连川以为的公开场合无心调戏,其实都是温槿有意的。

    她就想看看,陆连川在语言的撩拨下,会有什么反应。

    温槿她有个小癖好,特别喜欢话里有话的,去调戏漂亮男孩儿。

    也不叫调戏,应该叫……言语试探。

    当然,年轻时,因‘优等生’束缚,加之她跳级快,身边很少有她感兴趣也了解的男生,所以她的这种癖好一直没能有机会实践。憋了这么久,终于把陆连川捏在手里了,温槿开始慢慢观察调戏他,意外发现,陆连川竟然很好上手,看起来像个不解风情的冰,其实很容易化掉,完全没什么经验。

    久而久之,她就会在不同场合,随口撩一句,看下他的反应。

    这行为,就像大热天喝冰可乐一样,爽极了。

    外婆道:“川儿是有点闷,规规矩矩的,我记得小时候,穿鞋一定要穿白袜子,大夏天也不脱……”

    陆连川:“……咳,亲姥姥,你快别说了。”

    温槿眼神贼亮,扫向他的鞋。

    陆连川其实很想问温槿一句:“你是不是想看我脱衣服?想看我脱到哪种程度,我满足你。”

    可外婆还在,陆连川想了半晌,还是老老实实认了错,终结了这一话题:“行了,这次算我错,我不应该提这茬,别比较了……我现在不吃醋,我特别理智。”

    两个人把外婆送回家,温槿说:“不是很想回家……”

    陆连川问她:“你跟甘记者约了见面吗?”

    “下周。”温槿说,“我说好了请她吃饭。”

    “她家是哪的?”

    “西边的。”温槿按着手机,说道,“这次回昭阳,说是来领个什么记者奖。准备在国内待一阵再走……连川,我们去这儿玩吧?”

    “哪里?”

    “这里。”温槿给他看地图,“电影院,有老片重映,我们看电影去?”

    陆连川说好。

    又过了一会儿,陆连川清了清嗓子,问温槿:“就是……有个问题,也不是吃醋,但我想问问你,做个了解。”

    “嗯,你说。”

    “我跟我哥,你觉得,大多数人……不看外貌长相的话,会更喜欢谁?”

    温槿直截了当:“大哥,不看长相,那就没得比,看长相的话,你胜算大。”

    陆连川:“……啊?”

    温槿:“嗯?”

    难道我说错了吗?

    陆连川说:“我哥……长得比我帅吧?”

    温槿愣了一愣,震惊道:“连川,你认真的?”

    “我……就是认真问的啊。”陆连川说,“我哥那样的,才叫帅吧?要是考虑外貌长相,肯定我哥帅的……所以我才问你,不看外貌条件,我俩只比较性格的话,谁会更受欢迎……我是觉得,我哥那性格,有点太随意了,你不觉得吗?什么都帮等于没帮,对谁都好,等于不好。我这种性格,会有安全感吧?虽然闷,这我承认……”

    温槿惊呆了:“你对自己……对大众的评判标准,是不是有什么误解?毫无疑问是你好看。”

    “我爸说我长得太脆。”

    “……哪个脆?”

    “就……嘎嘣脆的那个脆,说我不能仔细看,摔地上就碎了那种。”

    温槿噗嗤一声笑了出来:“这都什么评价啊!”

    “我觉得我爸说得挺对的。”陆连川带着点落寞,小声说道,“从小到大,没几个夸我的,都夸我哥,我跟你说说那些词,你品品。他们夸我哥,长得俊,长得精神,长得……反正就是,没一个夸我的。”

    温槿听出意思了。

    “连川,我懂你绕了一圈问的是什么了。”她指着自己,说道,“你信任我的审美吗?”

    “你要没跟我结婚,我可能还信你。”陆连川笑道,“你结婚了,这审美就不作数了,你肯定会说我比大哥长得帅。”

    “……我跟你结婚就是对你从外貌到内涵,从长相到性格,从头发丝到神经系统最大的肯定。”温槿说,“大哥跟你……真要说的话,各有千秋好了。大哥那种,找个近似的,就是刘皓那种类型的,你懂我意思吗?你的话,你小时候看过那个电视剧吗?叫什么《医者仁心》,是个军旅医疗剧,就讲军医的,火遍大江南北……”

    陆连川点头:“听说过。”

    “我从小到大就完整看过那一部电视剧,里面的男主演,那个演员,是我们云州的,军艺出身,当时大家不是叫他新纪元第一个云州美人吗?”

    陆连川露出一个很诡异的笑:“……哈?这么羞耻?”

    “你长得像他,我是说感觉……”温槿正经严肃道,“你穿白大褂也好,穿军装也好,内核是不变的,就是君子端方如玉,不过你还要再冷一点,你是端方如冰块……你觉得你那一排的追求者,都是冲你性格来的吗?”

    “我性格……挺好的。”陆连川道,“我从小被人夸最多的就是性格好,我老师,我同学,都说我性格好。”

    温槿不愧是亲媳妇,直言不讳道:“说实话,你性格很无趣。”

    这话太直接,陆连川差点断气,他紧张到不行,手抠着扣子。

    温槿又说:“我是说你的外在性格,容易给人错觉,特别无聊无趣,不好说话,脸也冷,但真聊起来,还是挺有意思的……反正我觉得有意思。”

    陆连川:“真的?”

    温槿说:“我知道你问题在哪了。”

    她转过身,指着陆连川:“你在家里行二,很容易受忽视。没人夸,你就以为自己不好。有人夸,你就会放大被夸的那一面。但实际上,你应该这么分析。没人夸你长相,就是因为,你长相不用再被人恭维,一般男孩子也没人特地去夸长相吧?为什么总有人当着你面夸大哥长得帅,你要懂大家的这个心理,因为大哥长相不如你,所以要强调一下他帅。我太理解这种了,我父族妹长得漂亮,成绩不行,我跟她相反,我成绩一直特好,长得不如她漂亮,你以为大家是夸她好看,夸我成绩好吗?不是的,他们会夸我那个妹妹,说她也努力了,成绩进步很快,然后夸我,小槿特耐看,越来越漂亮了……你懂他们这种心理了吧?”

    陆连川:“诶?优等生就是不一样……”

    “所以我觉得,连川你对你自己,不是很自信。”温槿说,“早知道小时候我来跟你做邻居了,要我,我就天天夸你。你知道他们为什么夸你性格好吗?因为你性格是会给人惊喜的……我刚认识你的时候,我以为你特别不好相处,都不敢跟你说话,而且你总是一副不耐烦的表情,可后来,大哥跟我讲你的事,给我的感觉就是……竟然这么温柔吗?挺惊喜的。我想你周围的人也都是这样,原本抱着你是个不好接触不好说话的人来跟你交流的,交流下来却发现你这个人特别好说话,笑起来跟不笑是两个人一样……那大家肯定会死命夸你性格好,这就是反差带来的结果。”

    陆连川忍不住鼓掌:“温小槿,你的脑子跟别人就是不一样!”

    温槿说:“我很早就发现这个问题了……在弗沙的时候,我总感觉你活在大哥的阴影下,不过可能是你俩关系不错,所以你只是有点不自信,但没有很嫉妒或是什么极端情绪……”

    陆连川满头汗,结结巴巴道:“……是吗?”

    “你自己都没发现吧?就跟今天提起大哥一样,你一定是要让我来说,你跟大哥谁受欢迎,其实就是不自信,为什么要比呢?你自己都知道没意义,可你还是想要比,想知道我会怎么说。但如果我说你比大哥好,你心里也不一定会相信。我说大哥比你好,你会不舒服,但其实这是你心里给自己的答案……”

    陆连川被温槿揭穿后,一度有些怀疑人生。

    她不说,他自己隐约知道一些,却无法看个分明。

    原来问题出在这里……

    “你说你不吃醋了,但你还是没走出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