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小说网 www.00xs.us,最快更新爱你,至高指令最新章节!

    美女记者分给了医疗队,随医疗队一起到战区医院进行日常的医疗救助。

    这早出发前, 观察员向作战指挥中心报告:“利塔卡区域政府军与反政府武装调防频繁, 请通知各队,注意安全, 随时联络。”

    院长做了今日的任务安排, 让甘甜薇跟着几位女军医到战区后方的平民医院体验专访。

    弗沙区的平民医院条件恶劣,设施简陋,不夸张的说, 放眼全医院,连个像样的仪器都没有,大多是六七十年代早已被淘汰的旧仪器,年岁长了, 自然一身都是毛病, 竟然连一件完好的仪器都找不出。

    医疗救助队从工程队借来几个工程兵,在简陋的医院里,一点点认真地修理仪器。

    温槿忙完手上的任务,带着工具包也到了医院,她坐在地上, 检修测试着这些旧仪器。

    身后, 当地的医生安静看着,大气不敢出。

    弗沙正值夏季, 医院里连风扇都没有, 更不用说空调了, 温槿鼻尖上沁着汗, 因为要通电测试仪器哪里出错,电箱一直处于高温状态。温槿就在这一波一波自然与人工的热浪中工作。

    甘甜薇带着手写笔记本,记录着她要说的话。

    “弗沙的六月已经进入干旱季,天气炎热,而医院的条件同样十分艰苦恶劣,当地的医护人员大多都没有经过专业系统的学习,他们甚至不知道医院里这些古老的医疗仪器该如何使用……我们的维和军人本领过硬,在医疗队和工程队的共同努力下,仪器的指示灯终于亮了起来,能够正常运转了……”

    温槿呼出一口气,慢慢教当地的那位医院负责人如何调试仪器,她专心工作时感觉不到热,此时全部做完,她才发觉,小小的房间里站满了人,加上仪器散发的热量,这个房间犹如桑拿房。

    温槿闻到了她衣领上飘来的热乎乎的消毒水味,混杂着一点点皂角味道,不由得让她想起陆连川。

    温槿从人群中退出来,医疗救助队的医生们上前开始为等在外面的本地居民们检查身体。

    眼前多了个水壶,脸颊旁还有一阵小风。

    温槿扭头,甘甜薇用笔记本给她扇着风,说道:“喝水吧。”

    温槿接过水壶,向她道谢。

    甘甜薇说道:“温少校是导弹防御方面的专家吧,我昨晚查看了你的履历,国防大信息防御专业,年纪轻轻晋升少校,还做了某研究所的总工程师。”

    温槿只喝水,没说话,润了润嘴唇,她把水壶还给甘甜薇,再次谢她。

    “没想到,少校连B超仪器都能检修。”

    “都是相通的。”温槿笑道。

    甘甜薇又道:“我两年前在弗沙做过工程队采访,采访过基建工程组,陆林峰……我印象很深刻。”

    甘甜微从口袋里拿出一张照片:“这个是我当时拍的照片。”

    温槿接过来,照片上果然是陆林峰,他侧着身子,正在打行军拳。

    “两年前的这个时候照的,陆少校教当地的孩子们打拳,他跟我说好的,如果要出专题,就把他这张照片放上。”甘甜薇说,“他性格很棒,是我见过的,最有趣的人。”

    温槿:“大哥一直都在发光发热,他很正能量。”

    甘甜薇道:“陆少校受伤时我在场,他是保护战友受伤的,只是这里医疗条件太差,他重度昏迷,伤势严重,条件也差,要不停地手动按压氧气泵保持供氧,回国的直升机上,我也在……但到达祖国上空时,他心跳停止了。”

    温槿看向甘甜薇。

    甘甜薇举起水壶,道:“英雄长存。”

    温槿道:“英雄长存。”

    下午,在步兵队的护送下,甘甜薇又到了战区第二医院进行取材。

    陆连川就在这里帮助当地医生救治伤员。

    这几日站区内小冲突不停,一颗当地武装自制的集束弹,就能波及许多人,甚至是当地的平民。

    医院是临时搭建起来的,只要远处响起炸、弹声,医院就要抖三抖。

    这里送来的都是外伤患者,要么皮开肉绽,要么半身血。

    这里没有临床麻醉师,几个有经验的军医冷静处理着伤患。

    甘甜薇脚刚落地,五百米外传来一声巨响,她亲眼见一辆汽车被炸、弹爆炸时的气流冲击到半空,不久之后,穿着白大褂戴着红十字袖章的医疗兵抬着担架把伤者送了回来。

    甘甜薇掏出相机,快步跟随着他们进去,混乱中,她一眼看见陆连川,周身如同有光芒照耀一样,挺拔出众。

    他戴着医用口罩,只露着一双漂亮的眼睛,而此时那双花花公子标配的桃花眼冷而镇静,莫名给人一种安全感,仿佛天塌都不惧。

    他刚刚缝合完上一个伤患的伤口,来不及歇,转身投入新的抢救中。

    “中国军人。”他说道,“放松下来,没关系,我们会尽全力救你。”

    刚送来的这位伤患在刚刚的爆炸中炸伤了腿,左腿整条腿前面的皮肉全被炸开,陆连川皱起了眉:“左下肢开放性骨折,情况不是很乐观……”

    伤患一声长一声短的哀嚎着,无麻醉的状态下,难以想象的剧痛使他本能地挣扎着。

    血沾染了陆连川一身,他那身白大褂只剩肩膀一点白。

    伤患一挣扎,陆连川的手停顿一刻,道:“按住他。”

    这里人手不够,今天政府军与反政府武装在中心区短暂交火,受伤平民有二三十个。陆连川从来到现在,还没顾得上吃一口东西,喝一口水。

    甘甜薇上前,戴上医用手套,语速极快地说道:“我曾参加过红十字救助,有国际护士执业证,我来帮你。”

    陆连川微微一点头,丝毫不客气,立刻下了命令。

    “止血钳。”

    “通知他们,联系果特里首都医院。”

    “血浆,血浆!”

    甘甜薇跟他工作时,神经时刻处于紧绷状态,大气都不敢出,生怕手稍微慢一拍就要被他骂。

    终于结束后,甘甜薇大口吐气,心里莫名其妙蹦出两个字。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