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小说网 www.00xs.us,最快更新爱你,至高指令最新章节!

    实验告一段落,研究院上下进入短暂的准备期,人轻松了,气氛也活跃起来。

    这周是全国生理健康安全教育周,各单位各部门都积极开办了活动。

    综合办公室的老一辈们搬着一箱夫妻生活必需品,作为活动讲座的赠品,分发给参加讲座的工作人员。

    讲座结束后,一群姑娘围着箱子红着脸哈哈笑。

    已婚的早已练就厚脸皮,抓一个姑娘就开玩笑,温槿出门时,几个姑娘使眼色,楚政政拦住了温槿:“温总工来拿一盒再走!”

    办公室的为了使温槿放心,还解释了一嘴:“质量都还不错,我们亲自采购的,还有超薄的!”

    温槿愣了一下,终于明白了箱子里放的是什么了。

    “……安全套?”

    之后,她被小媳妇们抓来:“来嘛,聊会天儿。”

    通常大家是不会开这种玩笑的,毕竟跟温槿也不太熟,人家还是总工程师,研究院新来的扛把子,但今天不一样,今天是正经可以把这种事当玩笑说出来的。

    大家都矜持惯了,好不容易有个官方许可下的心得交流会,全都放飞了。

    楚政政威胁道:“快说!要哪个香型的?”

    温槿震惊,她还没研究过这些,超市看到扫一眼就走了,从来不知道还分香型。

    一个小媳妇捂着嘴笑道:“你应该问要哪个大小的。”

    温槿说:“不知道啊……”

    “嗯?不知道?”楚政政压根不信,“不好意思说吧?你要再不好意思,我就默认给你小号了!”

    姑娘们全都笑红了脸去打楚政政。

    后勤部有个姑娘问:“温工爱人是谁啊?我都没见过。”

    楚政政说:“陆连川,嗨,你不知道,就那个陆林峰弟弟。”

    大家这才知道是谁。

    研发组的一位姐姐哟了一声:“陆连川啊?我见过新闻照片,挺漂亮的。”

    “瞧你们这形容词用的……”楚政政龇牙,“还围着一箱套套,当着人温总工面说。”

    “想不起其他词了,男人里确实算漂亮的。”那姐姐问:“他现在哪个部门的?”

    温槿道:“总军区医院的普外科。”

    军医大毕业能直接进昭阳总军区医院,还是普外科的,一般都是同级生中最优秀的。

    “这么厉害?”那姐姐感慨,“陆家是就陆林峰和陆连川这俩兄弟吗?没想到陆林峰弟弟也挺厉害啊。”

    温槿点头:“嗯。”

    楚政政怕有人提起陆连川泡吧的‘光荣历史’,连忙道:“废话,不然咱温总工能看得上?”

    温槿拿起箱子里的包装盒,惊奇道:“还真分着不同香味的。”

    楚政政差点笑昏:“稀奇!温总工竟然不知道!”

    温槿又问:“一般情况,都是多大号的?”

    楚政政哈哈笑道:“男士们一般不管大的小的都拿中号,可有默契了,反正是不能让别人知道自己藏的乾坤。”

    几位女士七嘴八舌谴责楚政政:“人家不要面子啊!快小声点……”

    温槿说:“那我也拿中号吧。”

    旁边人小声道:“温总工装的跟不知道自己男人用什么一样。”

    “还真不知道。”温槿非常自然地接过玩笑,笑着说,“又没比较过,谁知道呢。”

    楚政政道:“荤,太荤了,受不了了,你们别再拿下半身开玩笑了,今天中午我都要吃不下饭了。”

    “离开会议厅后请大家立马忘记我今天在这里说过的话!”

    “加我一个,我还是个矜持靠谱的人,哈哈哈哈。”

    “中午李将军请咱们院聚会,说要鼓舞士气,为下周进入最后阶段研发做准备。温总工酒量如何?”研发组的姐姐问道,“咱拼酒吧?”

    “喝!”楚政政道,“把温总工灌醉!”

    陆连川下班后,积极投身家务,他正在戒烟的焦虑期,嘴里总想嚼点东西。

    糖分摄入太多不好,最终,陆连川用西红柿代替了棒棒糖,叼着西红柿切菜。

    再之后,他牙齿一咬,西红柿汁溅到了衬衣上。

    陆连川皱着眉,骂自己脑子有病,脱了上衣扔到了洗衣机里。

    温槿住的地方是单位分的单身公寓,屋里的家电也都是旧的,洗衣机是很多年前那种双杠洗甩分离桶,洗起衣服来动静极大,是那种军绿色自动、蹦跳、洗衣机。

    跟冯羡家的女儿似的。

    陆连川和温槿刚刚结婚,上级单位审批的房子还没下来,陆连川就算再烦这台动静极大的洗衣机,也得先忍着。

    没想到十分钟后,这台洗衣机闹起了老爷脾气,竟然罢工了。

    陆连川叼着勺子,坐在地上拆洗衣机时,门铃响了。

    门口有人唱歌:“小兔子乖乖……嗝,把门开开哈哈哈哈哈……好好,我不唱了,温总工你钥匙……钥匙快拿出来戳进去……哈哈哈哈。”

    陆连川惊了。

    温槿领着谁回来了?上哪来的疯女人?

    门铃叮铃铃响个不停,陆连川蹙着眉走过去,正要问是谁,门开了。

    温槿一下栽进陆连川怀里,软绵绵一砸,抬头,慢悠悠笑了:“看……我就说,不高兴在家呢……”

    楚政政:“陆、陆少在……”

    温槿问:“陆少……少是指哪个少?”

    楚政政当面污蔑道:“少校、校呗!他想……想比你军衔大……所所以……嘿嘿,陆中尉你就不要挣扎了!”

    酒气冲天,楚政政嗓门高,喊的陆连川耳朵疼。

    看来是醉得不轻。

    楚政政一边笑一边扭着进门:“哈哈哈哈……这边房子都……都一室一厅,这我得跟领导说了……让我们温总工住一室一厅……”

    温槿:“当时我说不用太大的……”

    温槿说完,打了个嗝,啧了一声,路过陆连川时,拍了拍他,嫌弃道:“当时没想到来昭阳还附赠个他……不然就……就跟首长说……给我分个大一点的……”

    楚政政晕晕乎乎,脚下拧着麻花,磕磕碰碰进来,陆连川本能地想去扶,最后只是不情愿地说了声:“注意别磕着。”他扶住了温槿。

    楚政政打了个酒嗝,说:“温总工你……你家怎么不挂结婚照!我家……我家一进门就能看见……这么老大的结婚照……”

    她伸手比画着。

    温槿温温柔柔笑,慢悠悠道:“没拍……没拍就没挂……以后……换新家就……”

    她脚下踉跄了下,陆连川连忙捞起她:“当心点……”

    语气虽然傲,但表情还是开心的。

    陆连川想,她说换新家就拍。

    是时候去催首长审批新房了。

    楚政政喝醉后声音高语速快,温槿喝醉后,就跟按了慢放键,说话、动作、反应、表情,统统慢了几拍。

    这俩人像说相声,一个捧哏一个逗哏,站在客厅里对这个一室一厅从地板到屋顶评论了一番。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