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小说网 www.00xs.us,最快更新爱你,至高指令最新章节!

    冯羡车到楼下,陆连川开门钻上车,灭烟、吐气、扣安全带、闭目养神,一串动作行云流水做完,冯羡没来得及说一个字。

    车发动后,冯羡问:“祖宗,去哪?要不送你回家?”

    陆连川皱眉:“你随便找个地方。”

    “怎么了?新婚第一天啊祖宗。”冯羡也不敢明着问,含蓄道,“跟少校吵嘴了?”

    陆连川想,真要吵架就好了,起码还能多听听她的声音。

    冯羡:“喂,别装死啊,大晚上把我从被窝里叫出来,你总要指个地方,我送完你还得回家交差,明天一早我还要送闺女去幼儿园,你行行好,放过我这个成家的人吧。”

    陆连川睁开眼,眼角泛红。

    他还是那句话:“你随便找个地方。”

    “这怎么还委屈上了?”冯羡好笑道,“打算什么时候办婚宴?”

    陆连川哼笑一声,抽出烟,按亮了点火器。

    冯羡急道:“我车上禁烟!不是,你跟我讲怎么回事,那是温少校住的地方吧?你有家的人了,大晚上不好好在家睡觉,出来祸害谁呢?”

    陆连川:“这附近有地方喝酒吗?”

    冯羡咬牙切齿方向盘:“我穿着军装呢!”

    陆连川:“有病。”

    “这不是你叫的急吗?!再者我要特地打扮打扮出去,我媳妇肯定以为我是出去招小姑娘的!陆连川,求你行善积德好吗?”

    “那你挑个地方把我送门口。”

    冯羡:“祖宗,服你了。”

    他想了想,拐了方向:“去我战友那里吧,他转业后在深巷里开了个酒吧。”

    陆连川问:“正经吗?”

    冯羡像是被人塞了一嘴花椒,语言系统麻痹了一阵,痛斥陆连川:“正经!人家的酒吧比你脸正经多了!你丫大晚上衬衫半敞一脸欲求不满的进酒吧才叫不正经!”

    冯羡把人搁在了一个叫钟情的酒吧门口。

    临走时还问了一嘴:“不用我帮你?”

    陆连川点烟,眯起一双桃花眼,霓虹灯下,景虚人实,他迷茫道:“嗯?”

    “我媳妇跟温少校一个单位的,你忘了?”冯羡说,“你俩要是有什么不愉快,我让我媳妇明天帮你劝劝?”

    陆连川看起来想点头,他吐出一口烟,淡淡道:“算了。”

    酒吧是正经酒吧,就像冯羡说的那样,老板姓秦,是以前服役军人,转业后自主创业,在深巷里开了个小酒吧,良心买卖,生意不火,但也不错。

    冯羡形容:“茶楼里卖酒的,卖酒里喝茶的,酒吧里的清流,把你放在他家门口我放心。”

    秦老板捏着酒和两个玻璃杯走来时,走姿依然像个军人。

    陆连川问:“什么时候退役的?”

    “去年,一年多了。”老板给他倒了半杯酒,说道,“半杯吧?小醉怡情。”

    看得出,老板还保持着当兵时的优良作风,一举一动仍带着劲,除去作息,其他的没有变。

    陆连川点头,礼貌碰了碰杯,抿着酒,跟秦老板大概聊了几句,之后,老板去招呼其他客人了,留陆连川一人在灯下发呆。

    陆连川酒喝得很慢,如他现在的思考速度。

    他想好好理一理他和温槿的事,然而每次打算开始时,就会放弃。

    这事很重要,他什么都可以敷衍,唯独工作和涉及到温槿的事他不愿敷衍。

    三天婚假还是太少,不知不觉,一天已经过去了。

    天亮后,就只剩两天了,过了这两天,他和温槿,谁也抽不出完整的时间来好好聊一聊结婚的事了。

    陆连川想,结婚……或者说从两年前开始,自己活的就像一场梦,昏昏沉沉,现在还没醒。

    他旁边坐了个人。

    陆连川费了好久,才把自己从迷蒙中捞出来,大脑分辨出了来人的性别。

    女,年纪大概二十出头。

    陆连川扫了一眼,微微歪头,犯了职业病。

    鼻子好像动过刀,曲度不自然,与骨骼走势不同,下颌骨亦是。

    出于礼貌,陆连川淡淡看了一眼,就收回目光,安静品酒。

    哪知这女孩笑着说:“陆二少,还记得我吗?”

    陆连川手中的酒洒了,他手微微抖着,刚刚似醉非醉的眼睛也惊得清醒了,抬眸,却冷的让搭讪的女孩脊背一寒。

    女孩想,他会不会识破了自己的伎俩?

    女孩见过陆连川一面,约莫三年前,她跟着前任参加昭阳的朋友聚会,没有包间了,他们坐在大厅,人多又闹腾,加上她身体不舒服,那天心烦意乱,可目光一转,所有不舒服都烟消云散。

    那天,隔壁桌坐了十来个人,全是挺拔帅气的男孩子,一个个气质拔群,惹得她总朝那桌看。

    她心不在焉地应付着前任,却留了个耳朵听隔壁桌的谈话。

    “陆二少基础理论课OK,病理、微生物、战救从没掉出过前三,本届拔尖生,指导员怎么说?毕业准备把你分哪去?我看留京的可能很大,每年前三都是被北区军总院捞去。”

    “看情况。我倒是想到前线去。”低沉的嗓音勾的女孩回头看去,一个穿白衬衫的年轻男人握着玻璃杯,一边挽起的衣袖露着线条干净有力的小手臂,手腕和手指,无一不是漂亮的。

    女孩稍稍向后仰,看到了他的脸,意料之中又出乎意料的五官,尤其那双勾魂的桃花眼,一眼惊艳。

    “恐怕难,你家大少在前线,就是你爸妈同意你上前线,你外婆也不会放。”

    被称作陆二少的桃花眼笑了:“野战外科,不上前线,我学这个做什么?前线作战,才是军人的浪漫,我哥的话,你们品品。”

    “嘁,比不了陆林峰。二少,再来一杯?”

    女孩站起来,趁着给朋友倒果汁的机会朝那边看去,谁料这次,再养眼的帅哥也无法镇痛。

    女孩弯下腰,腹痛加剧,疼的连她发白的嘴唇都抖了起来。

    前任终于发现她说的身体不适不是矫情:“琳琳你怎么了?”

    “肚子……疼。”

    后来,她记得不是很清楚,只知道她的反应引来了邻桌的那群年轻男士,一阵阵的剧痛中,她听到那个桃花眼问:“我们是军医大的学生,急救电话打了吗?”

    又问她:“哪里疼?”

    女孩说完,没能忍住,当着他的面,白着一张脸吐了。

    桃花眼说:“急性阑尾炎可能性很大。”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