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小说网 www.00xs.us,最快更新绝色最新章节!

    夜很凉, 天空繁星高挂。

    花知也在朋友的推荐下, 带穆媞去了本市一家私房菜,伴着店里的悠悠音乐, 两人无话将晚饭吃完, 过后,花知也又照着自己手机里的计划单,带着穆媞去了风评极好的步行街。

    到了步行街门口,穆媞才刚下车便戴上了口罩和帽子,接着又从包里掏出一个大黑框眼镜, 等她弄好这些后, 看到的便是一旁的人,正似笑非笑地看着她。

    “怎么了?”穆媞过去牵她的手。

    花知也不明语气地道:“和大明星出门啊。”

    她这话说的不咸不淡, 听不出是抱怨还是感叹, 穆媞歪着脑袋看她, 仰头问:“怎么, 嫌我麻烦啊?”

    花知也回答:“小麻烦。”

    穆媞嗤的一声笑了,她感受到花知也说完这话后紧紧地反握住她的手, 便立刻靠过去一点,把下巴靠着在她肩上, 声音不大不小地对着她的耳朵说了句:“你这话要是换个地方说这词, 就是调情。”

    花知也一时没反应过来,随口问了句:“什么地方?”

    穆媞笑, 对她挑眉:“你说什么地方?”

    花知也见状, 立刻便明白了穆媞心中所想, 她伸手点她的额头。

    一到夜晚,步行街便到处挤满了人,这里有从全国各地过来的小商贩,还有街边的吉他演唱,甚至偶尔能遇到街头魔术,沿街好几家名小吃。

    两人手牵手刚从大门进去,便感受到了里头的热闹,明明是寒冬的夜,却被人潮挤得感受不到一丝寒意。

    没走多久,花知也便把穆媞拉得更近了些:“这边人多,拉着我的手不要放开。”

    穆媞听着应了声:“好。”

    可能是受节目的那一声老婆的影响,也因为花知也面色平淡地承认她是她老婆,穆媞晚上心情大好,从下车到现在,听花知也的每句话,都像是情话。

    两人从这头慢步走到那头,偶尔吃吃小吃,偶尔听听歌,偶尔留步欣赏街边古物里的旧物,时间很快被消磨,从步行街那头出来时,已经将近11点。

    晚上穆媞没有回自己的房间,从上头拿了换洗的衣服装进包里后,便去了楼下,她拿卡开门时下意识地看了眼隔壁房,像是突然想起什么,掏出口袋里的手机,给小马打了个电话。

    那头接起电话时,穆媞正好反手把门关上,听小马在电话那头问:“喂媞媞,怎么了?”

    穆媞把卡放在一旁的桌上,朝着里头走,边问:“我记得你上次告诉过我,家乡味在非笑之我之前,其实还有一个候选人的?”

    小马嗯了声:“对。”

    穆媞看了眼正在从行李箱里拿衣服的花知也,问:“那个人是孙晨颖吗?”

    这一问,像是开启了小马的某种机关,那头便憋不住了,八卦味十足地开始往外吐:“是啊,是她。我看这事过去挺久了一直没告诉你。”小马说完这个后问:“你知道孙晨颖和黄艺璋在一起过吗?”

    穆媞找了条椅子坐下,轻笑:“猜到了。”

    小马啊了声:“非笑那件事其实是孙晨颖搞的鬼。你知道嘛,娱乐圈能发展的就那么些公司,而那些公司又要养一群人,不搞点事情怎么往上爬。她不知道从哪拿到的非笑的消息,把非笑的事捅出来后,再加上身边还有黄艺璋,顺理成章应该是要上节目的。”

    “但后来黄艺璋却找了你。”小马笑了声,继续:“我估计是他们吵架了,孙晨颖这个人性子很冲很急,情商也不怎么样,她当时可能就想吵一吵,让黄艺璋哄哄,结果黄艺璋不干了,直接分手。”

    穆媞听后摇头,拿起桌上的杯子在手上玩了一会儿:“难怪那天跟我说话阴阳怪气的,我觉得她可能以为黄艺璋和她分手后跟我在一起了。”

    才分手不到几天,就看到前男友送给她的车,送给了别的女人,确实挺让人受不了了。

    “或许还可能以为黄艺璋为了你不和她和好呢。”小马又补了一句。

    了解了这件事后,穆媞稍稍地有些放下心来,至少不是没缘由地就遭人白眼。

    挂断电话后,花知也正好过来,在她手里的杯子里倒了水,而穆媞顺道的,从非笑开始,把整件事都告诉了花知也。

    穆媞的陈述还加了些微博上补充的新闻,整件事行云流水,连细节都不放过,而眼前这位大建筑师听完她精彩绝伦的故事后,只笑了声,评论了句:“你们娱乐圈,挺有意思。”

    意思不意思的穆媞感受不到,外人看来津津乐道的东西,身处其境的人总会觉得烦恼。孙晨颖这样的人,穆媞估计今后也不会和她又什么交集。

    穆媞第二天要赶飞机到下一个城市拍摄,所以两人洗漱后没有闹腾多久便睡下了,花知也因为工作没办法一直陪同下去,她顺道也买了时间临近的机票陪穆媞一块去了机场。

    这次是穆媞在花知也的身后看着她离开的,因为担心狗仔,她只好戴了个墨镜目送远处的人,等到对方消失在拐角处后,穆媞抱着行李箱的拉杆狠狠地叹了一口气。

    “媞媞。”小马在她身边喊了她一声。

    穆媞回神,转头看她。

    “我觉得你好像很喜欢花知也。”

    穆媞听后笑,十分坦荡:“是啊。”

    是很喜欢了,这么多年,她第一次对一个人有这么热烈饱满的心思,主动也好,被动也好,都满心欢喜满心期待。

    她想起第一次去花知也家时,她对花知也的看法,现在似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